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李欽福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宣传部: 謝謝黄國恩先生對上述習主席三句...2019-10-05 07:19
宣传部: 藉此機會,讓我代表棉中香港校友...2019-09-11 11:16
清泉: 刘美芳校友是我们擎天舞蹈组成员...2019-05-29 05:45
guangbi: 黄胜孙女好棒!小小年纪钢琴比赛...2019-01-12 04:52
ol li: 彈指一揮間,離開校園四十多年,...2018-12-19 07:18
芸儿、文成: 发件人: zhang shuy...2018-12-11 06:00
返回
反對外國法官主宰香港法院作者: 李欽福

反對外國法官主宰香港法院

李欽福

       香港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所引起的風波,最後導致了暴亂,現已持續5個月了,至今仍無平息的跡象,而且愈來愈劇烈,使用凶器的危害性也不斷增強,甚至已經演變成恐怖襲擊了。我們常常看到:暴徒在大街上公然襲擊市民,對於政見不合者動輒圍毆,一言不合就將市民打得頭破血流,事後還沾沾自喜。
       同時,暴徒還大量使用汽油彈攻擊警員、警車,在人流密集的地區、在港鐵站外肆意投擲汽油彈,完全不顧他人生命安全,甚至有暴徒更在光天化日之下搶槍。這些都說明了這些暴徒的行徑已經完全失控,失去底線,也失去良知,已經蛻化成恐怖分子了。他們歇斯底里地喊出了反動的港獨口號,決心要將香港完全推進萬丈深淵,變成一座死城。
       暴徒除了大肆破壞馬路的交通燈等公共設施外,還大肆破壞港鐵設施、公然毀壞政府辦公大樓、立法會大樓、私人商舖、中資銀行,並搶盜錢財。這些暴徒還打砸、縱火『新華社亞太總分社』辦公大樓。更嚴重的,他們竟圍堵和暴力衝擊了中聯辦大樓,他們投擲油漆彈、玷污國徽,並在中聯辦門牌旁塗上侮辱國家、民族的字句,狂言成立臨時立法會。公然挑戰中央權威。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實,特區政府早已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了。但由於西方國家插手香港問題,致使香港的暴亂複雜化。香港是法治的地區,香港政府必須維護神聖的法治精神,嚴正執法,將這些窮凶極惡的暴徒繩之於法。今天香港的當務之急就是止暴制亂,走出政治紛爭,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香港雖然回歸22年了,但反中分子港獨分子仍然非常囂張。我們不禁要問:那些暴徒為何膽大包天,無所顧忌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司法大權不在中國法官手裡。香港『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的大法官全部都是外籍的外國人!有香港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給那些亡命之徒撐腰:無論犯多大罪行,到了那裡,都能把罪名降至最低。
       我們還發現一件非常奇怪的事:721日傍晚,當大批暴徒遊行至終點:港島中環昃臣道8號,即香港終審法院大樓前時,他們突然卻步了。他們對終審法院只佯攻不動手。原來他們非常清楚自己是在犯罪,擔心有朝一日會被押送至法庭上受審,到時還指望法院庇護,尤其指望法院裡那些外籍大法官們能網開一面。這就是謎底。
       當夜幕降臨後,大批示威暴徒突然從中環轉場西環,隨即圍堵和暴力衝擊了中聯辦大樓。對照一下,不是很清楚地說明問題了嗎?
       禍港殃民的暴力危及香港的前途命運,越來越多的人呼籲香港司法機構盡快祭出法律利劍,止暴制亂,恢復社會秩序。然而,充斥著外籍法官的香港法院能主持公道嗎?
       香港的外籍大法官,會如何判決被香港警方拘捕的暴徒,這成為億萬中國人民高度關注的一個問題。
       據說,香港的法院現有181名外籍的外國法官,不知他們是效忠哪一個國家的?這不得不使許多人擔憂。前幾年佔中旺角暴亂案中,大家都還記憶猶新:『警察前腳抓捕暴徒,法官後腳就釋放暴徒』的往事。
        2014年在反中分子港獨分子的策動下,香港發生了佔中暴亂。當年1014日晚,一些港媒拍到7名警察在添馬公園執行驅散佔中暴亂示威者時,涉嫌毆打示威者曾建超。
        20172月,港區法院判處7名警察入獄二年,而用液體淋潑警察,有明顯襲警行為的佔中暴徒曾建超,卻只被判監禁5周。
       由於擔任主審法官的杜大偉是英國人,很多人更感疑慮,開始反思從港英時期繼承來的司法制度。
       還有,當年佔中暴亂期間,4名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並毀壞玻璃大門,造成近60萬港元損失。但法院僅判4150小時社會服務。
       至於在佔中暴亂中衝鋒陷陣的黃之鋒、羅冠聰,非法集會罪名成立,最高面臨二年監禁,但最後也只分別被判80120小時社會服務。
       又如:2016年旺角暴亂,警方拘捕約90人,只有約50人被起訴,僅6人定罪,而且刑罰輕微。一名青年暴徒用磚頭襲警,導致警員受傷流血,也只被判18個月感化令。
       最不可理喻的,就是臭名遠揚的港獨分子黃之鋒,竟允許他在保釋期間離境,到台灣、德國、美國…等地繼續發表“反中”和“港獨” 的反動言論,配合西方反華勢力一再興風作浪,危害國家安全。
       越來越讓人們感覺香港各級法院的不少判決有偏向之嫌,為何暴亂組織者和幕後指使者大都安然無恙呢?而遍佈香港各級法院的外籍法官其個人的意識形態、立場不可避免地會對案件審理產生影響,他們是否該受到質疑呢?
       前幾天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談到香港法院日前判處一名犯侮辱國旗罪的暴徒僅僅是200小時社會服務令的案件。
       眾所周知,侮辱國旗就是挑戰一國二制的底線,理當嚴懲,法例亦規定可以監禁三年,質疑香港法院的判決為何如此輕描淡寫?是不是無法可依?文章又尖銳指出:法院「從輕發落」、「網開一面」的做法,就是助長歪風邪氣,讓香港的暴徒愈來愈瘋狂!
       我們遍查美國、英國以及澳大利亞、紐西蘭、新加坡等曾是大英帝國的殖民地,掌握最終裁決權的終審法院,都不曾有過任何外國人。只有香港是個例外。
       現在越來越多中國內地和香港本地的廣大人民提出疑問:在主權歸屬明晰的香港,為何還要邀請外國法官來判本地人的案子呢?這些人當年任法官時都曾宣誓效忠本國,現在是否已改變宣誓只效忠中國呢?如果是國家的機密案件能否審判呢?
       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基本法》也明文規定,終審法院和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必須是中國公民。但為何香港已回歸22年了,不僅終審法院和最高法院全是外國法官,就連首席法官也仍然是外籍的外國法官呢?
       港英政府殖民統治時期,香港的終審法院是設於英國倫敦的。1997年香港回歸後,為何不將終審法院設於中國的北京呢?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