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易川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清泉: 刘美芳校友是我们擎天舞蹈组成员...2019-05-29 05:45
guangbi: 黄胜孙女好棒!小小年纪钢琴比赛...2019-01-12 04:52
ol li: 彈指一揮間,離開校園四十多年,...2018-12-19 07:18
芸儿、文成: 发件人: zhang shuy...2018-12-11 06:00
宣传部: 謝謝舒芸投稿香港"棉中網"﹕ ...2018-12-09 05:15
清泉: 我是在棉中会所当值班员时,参加...2018-12-05 02:21
返回
香港發生"佔中"事件的病因何在?作者: 易川

香港發生"佔中"事件的病因何在?

       "佔中"事件的發生明確顯示香港已經患了重病。"佔中"後不少人紛紛為香港"把脈",寫文章或發表講話進行反思。有的說不少港人不瞭解一國兩制的涵義,要進行一國兩制的啓蒙教育;有的說我們的教育出了問題,需要改革,等等。說的都沒錯,有道理。但說的都是單一的因素。香港"佔中"事件所顯示的"重症",猶如人體內有多個病灶又受外邪入侵,兩者相通又彼此結合必生重病一樣。這是一種綜合效應,難於用單一病因來解讀。

       香港的問題是複雜的,用簡單化和片面化的思維方式不易較深入與全面的認識和瞭解她。而且還必須在歷史的大背景下,沿著香港發展變化的歷史軌跡去考察和認識她。而香港整個發展變化的局勢又和中國大陸近代歷史的變遷以及國際環境的演化密切關聯、不可分割。

       由於滿清封建皇朝的衰敗,鴉片戰爭中被打敗之後的1842年,滿清政府被迫和英帝國簽訂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繼而又簽訂了《北京條約》(1856年)和《展拓香港界址專條》(1894年)。於是香港淪為英帝國的殖民地了。她的壽命延續了155年。在這期間,中國大陸歷經了晚清時期、辛亥革命和延續兩千年封建皇朝制度的終結、軍閥混戰和民國時期、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時期、政權交替、新中國成立時期,以及解放後的前三十年和後三十年,等等。國際層面上,歷經了一戰和二戰時期、英帝國由盛而衰、兩個世界的冷戰,以及中國逐步崛起和美國遏制中國時期,等等。

       這一段歷史經歷,尤其是國共內戰以及世界冷戰期間及其以後的歷史時段的經歷對香港社會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各種人群不斷地湧入香港,促使香港人口速增;經濟在發展,尤其是房地產和金融業發展更快;港島和九龍商業區的市容變化迅速,"石屎(水泥)森林"覆蓋的面積快速增擴;社會上不同政治立場、不同意識形態的人群之間彼此博弈的現象逐步表面化和尖銳化;人們的經濟收入增加了,同時貧富差距也擴大了;隨著國情和國際形勢的變化香港也成了世界的間諜中心之一,同時也逐步地演變成中國與海內外反華勢力政治博弈的前沿陣地----。儘管香港社會矛盾眾多,但她畢竟背靠大陸並得益于大陸的經濟發展,結果走向了經濟的繁榮。然而,在經濟繁榮的水面下卻暗流湧動,回歸後暗流湧動的能量不減反增,豈不怪哉!?香港特定的社會土壤在此情勢下也就逐步地形成了。

       人口組成是社會土壤的基礎因素。香港人口成分和人們的思想意識及行為表現的複雜性導致了香港社會的複雜程度越來越高。瞭解香港要從瞭解香港的人口組成
入手。香港的原住民人數不多,組成香港人口的大多數均來自其他地區。
       1)鴉片戰爭之後,隨著香港城建的逐步發展,又由於大陸內地人民生活貧苦,以廣東為主的其他地區的窮人、商人、知識份子等不斷移居香港"搵食"。這群移民加上原住民構成了香港的基本民眾,其中的大多數也是香港社會底層的群體。那個年代他們受盡窮困的折磨,又經歷了慘酷的抗日戰爭年代的苦難。他們親身感受到祖國的貧窮和苦難,並靠自己雙手勞動維持最低水平的生活條件;他們心中始終存有"一桿稱"---民族大義和祖國情懷。從維多利亞公園的阿伯們身上可以感受到這一群體的身影。他們的後代有部分人承繼了老一輩的家業和傳統,另一部分人由於受到較高的教育和獲得較好的收入,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2)整個殖民地時代的港英政府培育了一個他們所需要、能為他們鞏固統治地位而服務的精英群體。這批精英們分布在各行各業,尤其較集中在政府部門、教育界、司法界、醫療界、工商界等。他們是殖民地時代的既得利益者。對香港的影響力較大。其中一部分人是殖民地的鐵桿分子。至今在某些群體中還在發揮影響力。
       3)在抗日戰爭、國共內戰以及中國解放的早期等年代,由於實行土改和國民黨的敗退以及發動多次政治運動,不少地區的地主、富農、商人、文人以及國民黨各種人員等紛紛湧入香港。這群人中有不少是反共人士。來到香港後他們分布于工商界、教育界、中文媒體界以及勞工界等。這一批人在香港的能量也不小。
       4)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大陸發生天災人禍期間廣東一帶不少年輕人紛紛偷渡香港,構成了香港社會的一支勞動大軍。
       5)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整個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上半期大陸各地出現了華僑知識份子和其他華僑人士及其眷屬的出國潮(四十年代末以及五十年代東南亞地區的華僑學生出現回國潮),鑒於當時的國際形勢,他們中的多數人滯留香港。據說總人數多達六七位數字,構成了香港社會的一個人數眾多而與一般香港人有一定差異的群體,也是一支勞動大軍,分布在各個行業。由於他們的多數人回國前後所受到的教育,雖然身在香港,但始終心繫祖國,在涉及大是大非問題面前總會把握住自己的政治方向。這次反佔中的過程中他們成為了一支正面的力量。
       6)廣大青少年都有機會上學接受教育。在大、中學畢業的大批學生中,有些人成了精英,還有不少人成了行業的生力軍和骨幹。由於香港的教育制度很大程度上繼承了殖民地時代的教育方針,培養出來的部分學生走上了另一個極端,佔中事件已暴露無遺。
       7)其他,諸如定居香港的其他地區之華人、長期居留香港的外籍人士等等。

       香港的特殊環境促成其人口在政治立場、經濟利益、意識形態以及甚至文化上都是多元的,甚至完全對立的。在眾多的人士中有一批人厭惡、懼怕、遠離政治,從而成為"沉默"的群體。這些狀況也可看成是香港社會土壤的一種成分。可以想見這樣的社會土壤自然會成為反華勢力搞所謂"顏色革命"的有利條件之一。他們認為香港的社會土壤是他們可以充分利用來實施以華制華的策略手段的人力資源。

       我們換個角度往特區政府層面看一看。
       回歸前的殖民地時代,港英政府的最高權力者是英國政府指派的港督,各部門的高官多數也都是英國人。包括部分高管在內的華人官員均為"執行者"。所有決策權都掌控在英國人的手裡。回歸時及其後,中央為了不影響香港的繁榮穩定,除了特首外其他官員幾乎全部留用。除外交與國防事務外,香港具體政務的決策權交由特區政府自己掌握。原來的華人官員由執行者突變為決策者兼執行者。這樣一個狀況決定了特區政府從一開始便會是一個弱勢政府。因為特首和政府官員不易協調工作,況且由執行者突變為決策者短期內不易適應政治環境的變化。對新的"主子",在政治立場上和心態上難於取得平衡。這是就一般情況而言的。往深一層看,問題就不一般了。按歷史慣例,英國人撤退前在原港英政府班底內必然會埋下"定時炸彈"---自己的代理人,猶如陳方安生式的官員。難道除了她再沒有其他同黨或類似的內奸了嗎。稍有政治歷史常識的人們,不會輕信會有這種情況的存在。

       電台是很重要的宣傳工具。香港電台是香港政府用納稅人的錢建立起來的,旨在為政府的宣傳工作服務。然而,實際情況是自回歸後至今,香港電台每天都在罵政府和中國,美其名曰"言論自由"和"編輯自主"。老闆自掏錢養一批人用來反自己,世上實屬罕見。但在香港卻發生了。怪不怪?又是為什麼?所謂"佔中"期間,警察抓人,法庭放人的現象時有發生,像是在演"雙簧",客觀效果:等於告訴對方你們大膽幹吧,沒事!怪不怪?又是為什麼?以往香港社會出現涉及政治層面的問題或事件,政府相關職能部門顯得"無能為力"、"無所作為"。讓人感到"秤桿"總是往一個方向傾斜。這些現象令人增擴了想像的空間,難道這不是內外沆瀣一氣的一種表現形式嗎?

       回想起回歸的早期,朋友中有人議論說,香港實際上有幾個領域談不上回歸。如教育界、司法界、媒體界、以及部分的金融界和醫療界等。過了十幾年,當今香港的社會現狀回過頭來說明那時朋友的議論並非胡謅,而是把香港的社會看透了。並且,這也說明了港英殖民地時代的"慣性"依然存在,不可低估和小覷。

       再轉向中央政府層面看看。
       最近中國人大發表的有關一國兩制的白皮書以及國家領導人的幾次講話,一再強調要全面準確地理解一國兩制的內涵。經常愛從反面思考問題的人士對中央的態度自然會作這樣的解讀:第一方面,當前的中央實際上對以往政府的職能部門和相關的官員進行了批評和糾偏。他們在貫徹執行"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的過程中存在偏差:由於只顧及香港的社會土壤這個因素,他們更多地宣傳"兩制"而少宣傳甚至怕宣傳"一國"。從媒體的報道上,看到更多的內容是"馬照跑,舞照跳"的宣傳,關於國家主權安全的報道卻是鳳毛麟角。他們沒有很好地評估片面宣傳"一國兩制"會造成什麼樣的政治後果。香港特區政府在政治層面上的"無所作為"在某種程度上與此並非不無關係;第二方面,中央正告香港內外的反華勢力,不要妄想鑽空子,割裂"一國"和"兩制"的關係,誤導市民、以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第三方面,中央希望香港的廣大市民要重新全面和準確地認識與瞭解"一國兩制"的政策和"基本法"。不要被某些政客和媒體的誤導。看來當今的中央領導對國內外反華勢力的鬥爭不會手軟、退讓。

       回過頭來看一看國際層面的因素。
       中國和美英為首的反華勢力的大博弈,直接影響香港社會。反華勢力的戰略目標就是遏制、圍堵、甚至顛覆正在崛起的中國政府。低成本的舉措就是採取以華制華的手段,也就是利用當前香港社會土壤中對他們有利的條件,利用他們多年培植的反對派勢力進行破壞搗亂,並公開打出"港獨"的旗號搞分裂活動。這已成了香港社會滋生毒瘤的外部環境。反共反華勢力的內外呼應和勾結促使香港變成了中國和反華勢力鬥爭的前沿陣地或戰場。對此,港人要有清醒的認識,要有憂患意識。

       綜合觀之,香港特有的社會土壤、香港特區政府的內部問題、中國政府某些職能部門及其相關官員在貫徹執行"一國兩制"政策時的偏差、以及險惡的外部政治環境等諸因素的綜合效應,導致了回歸後的2003年發生反對"23條"立法的大遊行、立法會內部的爭鬥、拉布等現象不斷發生,嚴重影響政府的施政、2014年的"佔中"事件以及2015年香港的反華團體在倫敦註冊"港獨"社團等等不一而足,他們準備大幹一場,積極配合國際反華勢力的戰略部署。
     
       稍有醫學常識的人們都曉得,每人體內都藏有壞細胞或癌細胞。在自身免疫功能低下到一定程度時,癌症可能發作。若不及時治療,癌細胞就會迅速繁殖、擴散蔓延直至死亡。香港社會和人體一樣,本來就藏有癌細胞,社會免疫功能長期處於低下狀態,又沒能及時檢查和及時"治療",結果導致社會癌症的爆發,不少善良的市民感到突然和驚訝。認清香港社會"癌症"爆發的條件,並在政府和市民認真反思的基礎上,若能採取堅決果斷有效的舉措,香港社會方能免於逐步朝著"病入膏肓"的方向走下去。

       相信老百姓中愛國愛港的力量及其精英們以及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會在反思和總結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會有應對複雜局勢的辦法和舉措。我們毋需多說些什麼。但總可以從自己的良心出發說些提醒的話和願望吧。
       1)香港老百姓最大的願望就是要在和諧安定的社會環境下,日子過得比以往好;
       2)特區政府是香港社會發展建設的主導方,無論在經濟、政治、文化教育科技的發展以及為祖國的主權安全站好崗等方面要勇於擔當和有所作為;要敢於和善於克服內外部的各種阻力、注意經常清掃政府大樓內的"垃圾",否則政府人員難於邁步走;
       3)香港老百姓中的"沉默"群體能夠挺胸發出正義之聲,混亂的局勢就會發生大變化。看來已經開始變化了。希望範圍要由小到大而不停步;
       4)希望香港的邪惡勢力要能明白"物極必反"的真理。任何事物做過頭、走極端,必轉化為它的對立面,猶如人變成鬼。事實上事情已經在轉化,尚處於量變階段,只是未被無知者察覺就是了;
       5)中央領導人過去曾經提過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當今應當從新理解。所謂不變係指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香港人的生活方式等主要方面可以五十年不變。中央政府自香港回歸以來一直堅守和實踐此承諾。
       
       但是其他方面有的必然在變,例如民生問題、民眾的各種訴求等等;有的該變而沒有變,例如殖民化問題。回歸後本應逐步棄殖民化,因政府無所作為或存在阻力而沒能做到,從而殖民化的教育方針沒有改,當下造成的嚴重後果就是一個慘痛的代價。此外,還有的不應發生的的問題卻發生了。香港社會殖民化沒被拋棄,反過來有人提出棄中國化的主張,甚至公開亮明"港獨"的旗號。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