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宣传部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宣传部: 謝謝黄國恩先生對上述習主席三句...2019-10-05 07:19
宣传部: 藉此機會,讓我代表棉中香港校友...2019-09-11 11:16
清泉: 刘美芳校友是我们擎天舞蹈组成员...2019-05-29 05:45
guangbi: 黄胜孙女好棒!小小年纪钢琴比赛...2019-01-12 04:52
ol li: 彈指一揮間,離開校園四十多年,...2018-12-19 07:18
芸儿、文成: 发件人: zhang shuy...2018-12-11 06:00
返回
在反“修例”的背后作者: 宣传部

在反“修例”的背后

水沙子

       没料到香港特区政府的一条很普通的“逃犯条例”的修订(草案)竟然使那些凡中必反并与特区作对的人惊恐万状,为反对一条本来既有的条例之修订,便要不惜劳师动众诉诸“民意”抗争,让百万无辜的市民两次上街示威助阵,还鼓动暴徒冲击政总和立法会,挑起警民武力冲突事件,瘫痪政府运作,动机十分之恶劣。

        试问如此处心积虑连续发动游行示威抗争的组织者,你们发动之前是否慎密考虑过龎大游行将阻碍公共交通,破坏香港的营商环境,影响本港的国际声誉与地位,并妄图迫使政府放弃修订草案的讨论而牺牲广大市民的利益,难道这些行为后果也要叫广大五百万的市民来承担,公义何在?

       以特首林郑月娥为首的香港特区政府,作为一个对市民有承担的政府,提交立法会相关的“逃犯条例”的修订草案,目的在于完善现时香港法律就整体刑事事宜的协作制度,堵塞存在的漏洞。据知,回归前香港已与20 个有独立司法管辖权的国家和地区签定刑事事宜的相互协助法例即现行的“逃犯条例”中关于转移逃犯的“引渡协议”,但没有包括中国内地、台湾和澳门在内。无疑,假设在这上述其中一地的干犯作案后逃回香港藏匿,因与对方无引渡的协议,依法香港法庭是不能将该罪犯引渡到对方并使罪犯面临当地法庭的审判的。举实例说,如对在押的港人囚犯陈同佳,不是因为他在台湾杀死女友潘某逃回港后被控以杀人罪坐牢的,而是他于2018年3月被香港警方逮捕后,经高院控以四项洗黑钱罪和3项盗窃罪被判监29个月的而入监的。就杀人犯陈同佳案,如果按照现行法例,他刑满前仍无法送其到台湾接受当地法庭的审判。因此,陈案发生后,引起本港社会和法律界高度重视,提请政府修例;假设上述条例没获通过修订,对死者或受害者的家属十分之不公不允,不利稳定社会秩序,也许将成为本港法治社會的一件憾事。

       所以,有条引渡法例不但可以严重打击罪犯,也是减少犯罪率,保障公正、社会稳定的有效措施之一。不论从法律和人道的角度出发,这是一个健全法制社会的责任。据资料看,今次修订时把具独立司法管辖权的中国内地、台湾和澳门加入原法例之中,完善法律,作法正当,天經地義;而且,在引渡罪犯的法律条文方面,参照国际惯例和人道主义精神,充分体现了缉捕及人权保障的平衡,彰显了香港作为一个独立的司法管辖地区的地位,主动权完全控制在香港的法庭。

       然而,从游行个别人所举的“反送中”的标语牌,可猜到因为修例与中国内地有关,他们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说开了,倘若修例草案通过立法,他们担心自己有一天在内地无端端被“有力部门”指控,返港后即被警引渡到内地受审关押‧‧‧‧‧‧港人可能看好莱坞的异端片多了,离奇的想象力特别丰富?

      事实说明,回归后的香港社会就未曾有过一天的安宁,两种不同政治倾向的势力,即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回香港主权的爱国阵营,与自始至终不承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央政府管治香港的反对阵营,上述两种政治势力实际分别代表两个制度和两种主义,不论明的暗的,一直进行着你死我活的角力或争夺。近年几次重要的法律条款议案如人大“释法”、“国歌法”、“一地两检”等,没有一次无不遭到立法会非建制的泛民主派、自决派及本土派的围攻和拉布阻挠,纵使最后获得草率通过,也要拖到很长的时间,白白浪费精力、时间与物质财力。立法会内这股反建制的力量人数不多,但破坏力极大。

      今年五月初当上述条例(草案)议案提交立法会后不久,由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及保安事务委员会副主席的涂瑾申就提出反制的动议,搬出美国的所谓“香港民主和人权法案”,胡说修订触犯美国的国家安全,且将受到美国的报复,还威吓说修例招惹海外地区反对云云,妄图压制讨论条例(草案)的修订。一时间变特区的立法会儼然成为英美的议会似的,专攻香港政府施政。

      上述“逃犯条例”的修订(草案)的议案已被迫停止討論,暴露了香港特区政府弱势下施政寸步难行,政府团队不团结,行政立法不是守望相助,甚至于当百万人上街后,有个别行政会议的官员按捺不住挖苦特首所做的大和解“一铺清袋”,相互埋怨,妄自菲薄,悲观论更于事无济,此非亡羊補牢之道也!



       我说,如果要求特首道歉,她应向默默支持她的五百万的市民说声SORRY!
 

2019年6月18日写于香港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