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李欽福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清泉: 刘美芳校友是我们擎天舞蹈组成员...2019-05-29 05:45
guangbi: 黄胜孙女好棒!小小年纪钢琴比赛...2019-01-12 04:52
ol li: 彈指一揮間,離開校園四十多年,...2018-12-19 07:18
芸儿、文成: 发件人: zhang shuy...2018-12-11 06:00
宣传部: 謝謝舒芸投稿香港"棉中網"﹕ ...2018-12-09 05:15
清泉: 我是在棉中会所当值班员时,参加...2018-12-05 02:21
返回
我的童年及青少年往事作者: 李欽福

 

我的童年及青少年往事

李欽福

       我生於印尼棉蘭。出世後,父母最初取名叫“李興福”,因我從小體弱多病,常住醫院。父親迷信,請教了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說:多病的原因是因為在「金、木、水、火、土」中欠“金”。於是父親就將我的名字改為“李金福”。直到我上中學後才將自己的名字改為“李欽福”。
       昔日的棉蘭,在Jalan Bulan有許多別墅,俗稱“紅毛樓”。小時候,祖母常帶我到那裡去玩,她喜歡找堂姑母“大姑姑”和“阿順姑”聊天,後來將我過繼給“阿順姑”,並取名“李添福”。因此,每次見到“阿順姑”時,祖母都要我叫一聲“媽媽”,但我總叫不出口。其實,“阿順姑” 是很疼愛我的,她眼神慈祥,臉上常帶笑容,她還常常將好吃的糕點塞到我的小手裡。
       我們曾住在『奇沙蘭』,我的弟弟:勇福就在那裡出世。那時,父親經營洋貨生意,包括批發和零售,自己當老闆,後因經營不善而破產。母親在世時曾向我提起:「奇沙蘭生意的失敗,主要是“亞淼叔” 沒有經驗,對於批發客戶要求延遲付款,他不經商議,就自作主張,允許拖欠貨款。因為沒有用現金交易,客戶拖欠的貨款就愈來愈多,最後又無法追回,使資金周轉發生困難,生意就失敗了」。從此,父親再也沒有做生意了。
       搬回棉蘭後,我們就住在“蘇門答臘街49號”。這房子很大,大門前有一休息地,可以種花,到了晚上還可以在這裡乘涼哩!進入大門是客廳,沿著走廊走是兩間大房間,再往前走是一個露天院子,並有一口水井。露天院子前方是飯廳,再往前走是浴室、廁所和廚房。由於飯廳至客廳的走廊比較長,小時候常和弟妹在這裡玩賽跑。
       打開後門是一片潮濕的泥地,祖母是典型的農村農民,她在這潮濕的泥地上種了很多種蔬菜,特別是南瓜,長得又多又大,令人喜愛!祖母還有最拿手的手藝就是製作:甜糯米酒、梅菜和煎芋丸。
       1942年3月13日,日本侵略軍佔領印尼棉蘭。當天就在客家街抓了五位無辜華人砍頭,先來個下馬威,這是日本鬼子欠下印尼華人的第一筆血債。父親回家後告知我們這駭人聽聞的消息。幾天後,日本侵略軍將那五顆人頭放在一堆紅磚上示眾。從此,在我們幼小的腦海刻上了日本兵凶惡的魔鬼形象,只要一聽到街上有日本兵,立即就將大門和窗戶都緊緊關閉。
       日本侵略軍佔領印尼期間,我正是上小學的學齡,但在日本殘酷統治時期,華文教育是被嚴禁的。那時父親有一位好友謝文輝先生,他的子女是在一位老先生家裡學習華文的,於是父母親就安排我每天跟著謝氏兄妹(謝志铭、謝志萍),偷偷地到那裡去學習華文,當時我大約8歲。
        1945年8月15日,日本終於投降了。1945年10月,棉蘭陸續創辦了華校,這時我才開始進入正規的小學唸書。最初在『蘇東中學附屬四小』讀初小三年級(上),後轉校『蘇東中學附屬七小』讀初小三年級(下)。
       後來棉蘭又創辦了一所著名的華文小學,名為『福建學校』,就在『蘇東中學附屬七小』的近鄰,是由福建籍的溫發金等一批熱心富商和慈善家出資創辦的。校長是韓逵元先生,他是海南人,是一位富有辦學經驗的教育家,也是父親的一位好友,他常到我們家找父親聊天。
      『福建學校』創辦後,學校當局對教學質量和校風都抓得很緊,也曾做了許多好事。首先,對許多貧窮的華僑子弟給予了減學費或全免學費的待遇,這些措施深得棉蘭的父老鄉親的贊賞和好評。
       1947年初,有一天,父親對我說:要將我和弟妹都轉校到『福建學校』就讀。不久,我和弟妹真的都轉校到該小學了。韓校長還豁免了我和弟妹的全部學費哩!從此,我們就在那裡完成小學課程的學習。
       我剛進入『福建學校』時是讀初小四年級(上)。在課室內,學生課桌是二人共用一個,還有二人共用的長板凳。韓校長除了行政工作之外,也有兼課,主要是教中國傳統的“珠算”課。他教“珠算”,最大的特點是:必須用左手操作算盤,非常嚴格。他上課時,如果發現有學生用右手撥打算盤,他就會悄悄地走過去,用“黑板擦”狠狠地敲學生的手背。凡是被韓校長教過的學生,都深有體會。韓校長外表雖嚴肅,但內心還是很慈祥的,他常找機會跟我聊天。有時也很風趣地說一些小孩子的俏皮話哩!
       記憶中,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有一天,班上來了一位插班生,名字叫做朱長君,安排跟我共用一個課桌,同坐一長板凳。當時,同學們都對他很好奇。因為那時棉蘭的小孩子都會講當地的“福建話”,但他卻一句都不會講,也聽不懂,滿口都是“山東”腔調,聽起來覺得很怪。因此,大家常取笑他。不久,他就中途退學了。究竟他是何許人也?幾年後,1949年6月底,我考入『棉華中學』後才知道,原來他就是『棉中』校長朱志輝先生的大公子啊!據說朱長君後來回國升造,最後成為山東省一家醫院的一位兒科主治醫生。可惜,我們至今未曾見過面。
       當年我們的鄰居(蘇門答臘街47號)住有一未婚千金女,名叫杜寶英,長得頗有些姿色,家裡的佈置很洋氣,還有一架鋼琴,常傳出歌聲和琴聲。她家裡除了父母之外,還有幾個佣人。據說這些佣人都是千金女母親的姐姐去世後,遺留下的子女。大舅不知如何認識了千金女的家人,經常到她家聊天,藉故接近那千金女。不過,那千金女始終沒有動心。
       大舅本是職業攝影師,因此,他常替我們拍照,其中一張是我們兄弟姐妹7人按年齡排隊照相,我排第一個,琴華排最後,就像士兵列隊操練,多有趣啊!
       我在『福建學校』學習時期,當時中國國內正處於解放戰爭時期,但遠居棉蘭的許多華僑、華人並不清楚。當時教我們高小歷史課的伍聯伴老師,常常跟我們談到國內的“人民解放戰爭”,引起我們的極大興趣。
       1949年初,中國廣闊的土地上,大部分都已解放了。上歷史課時,有幾次伍老師也索性不翻開課本了,在課室內滔滔不絕地大談解放戰爭的形勢,把我們幼小的心靈都吸引住了,從而使我們產生了對祖國的熱愛和向往。不久,熱情洋溢的伍老師就投奔祖國去了。接著,班上的黃運美同學也偷偷地不告而別跑回祖國去了。這些都對我影響極大!
       1949年6月間,有一天我突然在報章上看到:『棉華中學』初中課程招生的通告,真是喜出望外!但當時我們離高小畢業還有半年的時間。最後,就和班上的林先江、盧培發、蔡善芝、關涵美、陳家立、王人英、沈蓮英…等同學一起去嘗試報考『棉中』初中一年級(上)。幾個星期過去了,有一天在棉蘭的『民主日報』上刊載了錄取名單。很幸運,我們全都被錄取了。
       我考入『棉中』時,已年滿14歲了。在初中學習階段,常常感到自己的名字很庸俗,充滿“銅臭味”。有一天,我問母親:為何給我取這名字?母親就將父親找算命先生的小故事告知。於是我回答:「既然是欠金,就將“金”字改為“欽”」吧!因為父母沒有反對,從此,我就一直使用這名字了。我很欣賞這個“欽”字,因為“欽差大臣”大公無私,一身正氣啊!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了。這一聲巨響,震撼了全世界的每一角落,也吸引了成千上萬、淪落天涯海角的海外孤兒,從此,紛紛投奔到祖國的懷抱。
       由於受到大時代革命思潮的洗禮,我腦海裡逐漸滋長了新思想,並開始步上民主之路。我非常感謝『福建學校』和『棉華中學』對我思想上的啟發和教育,使我認識了自己的祖國,並產生對祖國的熱愛。
       1952年6月底,我在『棉中』初中畢業了。為了早日回到祖國繼續高中學業,我曾當過雅城“生活報”的派報員、小學教師、售貨員。賺取路費後,於1955年3月22日,約同班上的陳錫懷、劉秀平、陳柱樹一道乘『芝萬宜』郵輪,由“勿老灣”碼頭駛離,投奔祖國了。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