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梭罗河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guangbi: 黄胜孙女好棒!小小年纪钢琴比赛...2019-01-12 04:52
ol li: 彈指一揮間,離開校園四十多年,...2018-12-19 07:18
芸儿、文成: 发件人: zhang shuy...2018-12-11 06:00
宣传部: 謝謝舒芸投稿香港"棉中網"﹕ ...2018-12-09 05:15
清泉: 我是在棉中会所当值班员时,参加...2018-12-05 02:21
KFC: 施光旋校友是个性格极好,温和善...2018-11-29 12:50
返回
老归侨的故事(第214篇)记香港闽商印尼侨领许东亮作者: 梭罗河

许东亮先生(中坐者)同香港华丰国货公司同仁的合影 
 
           
老归侨的故事(第214篇)
 
 
 
 
 爱国是人生的一种信仰
 
 
 - 记香港闽商印尼侨领许东亮
                          
文/梭罗河    图/网路
 
 
有一位老人,
 
他一生驰骋商界,成绩斐然,却低调务实,谦逊 稳重;
 
他时刻关注国家命运,情系归侨民生,倾其一生关怀华侨大学的创办和发展,默默奉献,善行善举,却从不张扬;
 
他德高望重,荣衔满身,却虚怀若谷,淡泊名利,连与自己相关的宣传报道和纪念留影都鲜有保留;
 
他信守承诺,为此鞠躬尽瘁,奔波半生,却从不计较半分,大爱无言 ,被闽籍同乡和侨界人士称誉为"说话最少,做事最多"的人 ……
 
他,
 
就是香港闽商、著名爱国侨领、德高望重的许东亮(乃昌)先生。
 
许东亮先生生前系粵人大代表、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联合会常委、中国侨联常委、顧问;香港中华总商会常董、旅港福建商会理事长、华丰国货有限公司及大众动力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华侨大学第一至第五届董事会副董事长、华侨大学香港教育基金有限公司理事长、香港福建中学董事会董事长、监事;香港侨界社团联会、香港华侨华人总会、香港侨友社荣誉会长等。2002年获华侨大学名誉博士学位;同年,荣获香港特区政府荣誉勋章。
 
情系金门
 
许东亮先生(2015 - 2008),原名许乃昌,曾用名许开盛,民国四年(1915年)3月22日出生于福建省金门县后湖村,父亲许成瑞是许家长子,育有五子五女。许东亮是许家长孙 ,自幼就备受家人的宠爱和期望,他读书聪明且用功,15岁时离乡赴厦,在福建龙溪工业职业学校就读。
 
在饱经历史风霜的家乡金门这片土地上,许东亮度过了苦难的童年和四处求学的少年时代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 许东亮与邻村欧阳氏女欧阳汶订婚,两年后结婚,从此夫妻恩爱,携伴终身。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华大地饱受战火摧残,处于东南沿海的金门也无法偏安一隅。1938年,日军占领金门,金门人纷纷背井离乡逃难,下南洋到海外谋求生计。危难时刻,许东亮毅然携妻,带着全部行囊:两套换洗衣服及两塊银元,也随友人逃难去东南亚谋生, 开始了他的海外生涯 。
 
烽火岁月
 
许东亮最先抵达的是新加坡,他在那里落脚,没有资产创业,只能从学徒开始,于是在一家南洋烟厂做卷烟工。
 
在新加坡的日子里,许东亮积极参与了由陈嘉庚号召发起的抗日义捐活动,他响应陈嘉庚号召,筹款捐物,秘密支援抗日工作,支持祖国抗战。然而,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乌云漫卷,眼看星州也即将沦陷,在此境遇下,一九三九年,许东亮不得不携妻再次辗转到了印尼的苏门答腊岛,在巴东东郊的巴雅贡务小鎮避难。
 
不久,妻子在战乱中诞下了许家第四代长孙。起名時,怀抱新生的嬰儿 ,许东亮夫妇不无感慨地望着己被日軍侵占的苦难祖国“唐山”的方向,脫口而出说:就叫“东亮”吧,小名就叫“阿亮”,两夫妇坚信, 东方的太阳一定会早日亮起來。
 
巴雅贡务是一个很落后的小山村,在那里,许东亮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看准商机,从小生意做起。他先后与友人合伙,创办“信德行”、“光昌行”、“通达行”等商行,先是生产豆腐和酱油, 之后又相继经营酿酒厂、肥皂厂。一切从零起步,一切从头开始, 没有手艺便去找师傅认真学习,虽然都是“土法”生产的家庭式手工作坊,却也开始逐渐走上轨道,为他的人生赚取了第一桶金。
 
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引來了日本侵略軍对南洋各国的占领和掃盪,日軍連苏島这荒凉的山村也不放过。一批批从外島和新加坡等地逃难的难民中也夹杂着一批中国的抗日文化人,这批从国內流亡至南洋的抗日文化志士,以筆作刀搶,不断地揭露日軍侵华的罪行,引起日軍注意,在南下扫盪过程中,極力要追捕他们。
 
当得知他们面临日军的搜捕时,热心的许东亮倾力相助,他经营的巴雅贡务的小作坊和当地數名华侨经营的小农場一下子成了掩护这一批批抗日文化志士的避难所。中国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高云览、杨骚、张楚琨 (曾任陈嘉庚秘书) 、汪金丁、郁达夫、王任叔(笔名巴人,首任中国驻印尼大使)、胡愈之(首任中国出版总署署长)、沈滋九夫妇等人遭到日军追捕时, 都曾在巴雅贡务许东亮的作坊和当地华侨经营的小农場以"做工"来掩饰身份,得以幸免被捕遇害。
 
当年那些抗日文化志士白天在作坊做工,晚上常聚在屋里一起开会议事。许东亮当年只有三、四岁的长子就会趴在门口望风,看有什么动静,如有动静,就会喊叫“暗号”。幸运当时始终是安全的,没有被发现。然而,在1945年8月29日那天晚上,许东亮和其它文化人在郁达夫家开会,一个印尼人叫郁达夫出去一下,结果他竟一去不复返 。事后有传郁达夫已遭日军杀害,但由于一直找不到尸体,郁达夫之死成为一宗世纪謎案,而许东亮则是这一历史迷案的见证者。
 
愛國情懷
 
一九四五年八月,抗战胜利结束。一九四六年许东亮举家回到新加坡,经营土特产生意。
 
鉴于其曾参与海外爱国抗日民盟组织,在头顶英殖民政府的”特殊对待”之下,一九五○年,为安全策,全家又再迁居印尼雅加达。在雅加达,极富商业眼光的许东亮与好友、金门人苏秀荣先生共同开创了“公大行有限公司“并出任经理。
 
 “公大行”原本从事土特产生意,由于当时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并正值抗美援朝时期,为了支持祖国,许东亮没有考虑个人安危,也没有考虑生意要赚多少钱, 而是改变“公大行”的生意方向, 积极寻找各种新中国急需紧缺的物资,冲破难关,打破贸易封锁,支持了新中国建国初期的建设,特別是千方百计输入一些遭遇美国和西方国家禁运封锁的战略物资(如橡膠等)和紧急药品。
 
当时的新中国需要外汇,许先生因此也兼做外汇兑换、融资投资等业务。他通过爱国侨社广泛动员侨胞汇款回国、动员侨商积极投资祖国、动员侨胞支援新中国和家乡的建设,他积极支持华侨投资公司,利用华侨匯來的资本兴建了一批华侨投资的工厂,这不仅支援了新中国和家乡的建设,还协助了当地人民政府及時有效地安排了一批华侨子弟和眷属就业, 被当地政府称赞是“雪中送碳”之举。
 
许东亮十分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积极参与当地侨社和侨教工作。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就参与雅城中华侨团总会的活动,并身兼“新华”、“群益”、“侨众”等多间中小学侨校校董。他以办学来回馈社会,每年都会投入许多资金,兴建多所爱国进步学校,并动员华侨社会集资办学,动员其他华侨华人参股, 自力更生,开办侨校。办学育才,真谓功德无量啊。 
 
大爱无言, 他默默地, 不求回报, 热心做事。
 
1952年,许东亮加入椰城中华侨团总会,任财务部主任,具体负责向外界筹集资金事宜。他带头慷慨解囊,并号召带动其它侨领侨胞捐款以维持侨总的日常经费需求。由于许东亮在印尼华社积极组织、参与活动以及与祖国大陆始终保持交往,他成为印尼日益蓬勃发展的爱国侨社的骨干力量。
 
1955年4月18日 - 4月24日,亚非会议在印度尼西亚万隆召开, 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的周恩来率领代表团参加了此次会议。这是新中国成立初期首次出国参与世界国际事务,特別是亚非事务的重大活动, 是宣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坚持和平友好、合作共处的外交政策的一次重要契机。
 
大会开幕前夕,1955年4月11日,以周总理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原计划搭乘的印度国际航空公司“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自香港飞往印度尼西亚途中突然爆炸,机上7位中国政府代表團人员全部遇难,举世震惊。
 
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中国代表团的安危成为当务之急。祖国信任海外华侨,印尼政府也亟需当地华侨的配合,于是中国驻印尼大使馆连夜召集椰城、万隆的侨领商量对策,并成立“印度尼西亚华侨支持祖国亲人委员会”, 由两地侨领分担保卫中国代表团住处安全和代表团饮食安全的任务。“印度尼西亚华侨支持祖国亲人委员会”万隆分会的主任由万隆中华总会主席洪载德先生担任,副主任由侨界知名人士房延凌、林仁木先生担任, 雅加达分会由侨团总会司徒赞、汪大鈞、郑年锦等侨领负责,许东亮担任委员会的财务主任,负责中国代表团的后勤保障。
 
由于担心代表团的食物被国民党特务下毒,当时代表团吃的肉、菜和牛奶等,“印度尼西亚华侨支持祖国亲人委员会”有关负责人都要先亲自尝试,确保祖国亲人的安全;代表团在雅市期间,中国使館廚房的烹饪操作,则聘请雅加达侨总妇女部的华侨女性操控把关,许东亮的夫人欧阳汶女士亦参加,亲自下厨烹饪。周恩来、陈毅、廖承志等国家领导人临别时特意同这些“临时厨师”握手致谢、合影留念, 这張宝贵的合影从此成了许太一生的珍藏, 相随相伴,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怀着对新中国无限热爱的海外华侨团结一致, 鼎力相助, 特別是万隆和雅加达的华侨日夜的守护和相助。令新中国成立后参加的第一次重大国际会議万隆会議取得圆滿的成功。
 
万隆会议后,中国和印尼双方在雅加达就两国关於印尼华侨的双重国籍问题展开谈判 , 这一場关系到千百万印尼华侨的国籍选择、人权和长期生存,以及由此引伸出來的两国和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关系的建立等一系列重大历史和現实问题的谈判,具重大和深远意义。作为中印(尼)双方信任的朋友,许东亮事先私下为双方的直接谈判代表穿针引线,在谈判桌外又默默为双方代表传递一些重要的“私下信息”,增加谈判代表相互了解和信任度,令谈判得以顺利完成,受到中印政府的高度赞赏和肯定。
 
侨领风范
 
上个世纪50年代末,印尼出现巨大的排华浪潮,1959 年,印尼政府颁布第 10 号总统法令,禁止外侨在县以下的地区经商营业,要求华侨零售商必须在限期内搬迁。当时这样的华侨华人零售商约有 84000 家,受此法令影响的多达 50万人。在限期搬迁的条例之下,印尼各地出动大批军警,以武力强逼华侨华人迁离:查封华侨华人住所店铺,搬离华侨华人所有财物,征用华文学校,欺凌华侨华人乃至妇女儿童,致使广大华侨华人失去生计,流离失所。
 
排华事件严重影响了中印(尼)两国间的外交关系,中国政府多次提出严正抗议并同时发出了<关于准备大批接待归国华侨的指示>, 决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接待和安置归国华侨委员会>, 负责统筹归国华侨的接待和安置工作。任命廖承志为主任委员,陶铸、叶飞等为副主任委员,委员会下设办公室,由方方兼任办公室主任。危难之际,许东亮以椰城中华侨团总会财务部主任的身份参与印尼排华期间难侨的具体护送和许多具体的安置工作。
 
当年,国家決定派船赴印尼直接接侨回国, 大量的组织安置和协调各地难侨的工作,从租赁大型的轮船,到民间筹措义款等工作就落在雅加达和各地侨团的身上。而具体负责这筆巨款, 加上国家投入的庞大的租船外匯款,一下子全落在许东亮的肩上。
 
当時国家正值三年自然災害的困难時期,许东亮后來回忆这段往事時仍然十分激动和感慨。廖公当年郑重将这筆巨款交到他手上時,还幽默地说:“许先生,国家正遭遇困难,救济印尼难侨的租船款项就这么多,多了不用退,少了也不补了。估計租船款可能会少了一些, 你们民间再想想办法。总之,多了不用退归你了,少了我这里也补不了。你们要想办法补上。这是救命錢啊,你们一定要善用。咱们说好,一定要把船租到租好。把难侨平安接回祖国來。”话语间的情深意切,让许东亮深深感受到祖国、人民政府对侨胞遭遇的不幸的深切关怀和大力救援的決心。
 
  这些日子,许东亮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印尼土特產和橡膠的出口生意 ,他积极利用手中的资源协助难侨,为保障侨胞的安全不遗余力。他不辞劳苦,奔走协调,搜寻查探可以供侨民栖身的住所, 学校教室、社团会所乃至公司厂房,他都亲自查探, 他自己公司的仓库也腾出来给难民作临時住处。
 
 那时租用的接侨船只是来自于香港太古集团,由许东亮出面親赴香港同太古集团多次谈判洽租轮船的事务。為避免港英政治处通过新加坡英殖民政府情报机構模清他的來历、底细和可能会制造的障碍,每次他都是单搶匹马繞道从缅甸仰光转飞香港, 或经澳门再转香港。
 
 他常往返于北京、香港、印尼三地, 多次亲自随船从印尼护送难侨回国, 安置妥当后,又马不停蹄前往北京向廖承志、方方等中侨委领导汇报工作,聆听下一步的部署安排。
 
每到此时,廖公和方方都会关心地一再询问租船款夠不夠?若不夠一定要说实话。许老晚年提起这一段插曲時说:“每次听到这样温暖和信任的话语,我常常感动的说不出话來了”。
 
按照惯例,如此大単的租赁生意,船公司明里暗里均有回扣予“租赁者”本人或中介人,几趟下來的租赁回扣已达上百万元,许东亮全部归入到侨总专项的救济难侨的帳户上。 这笔当年救济印尼难侨租船所剩的款项(包含全部船公司给许东亮个人的租船回扣款),因当时环境无法上交主管部门,只好暂由负责财务的许东亮保管。后来时移势易,中印(尼)断交,文化大革命期间中侨委也被撤销了,人事变迁,许先生也移居香港,这笔公款真正成了“无头案”,始终无法移交了。
 
然而,许东亮并未将之占为己有,而是妥善保管, 把钱款设法从局势不稳定的印尼转存入新加坡中国银行。终于在事隔 20 年后,即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10月,他的长子來到香港,他即派长子上京找到当年侨委的负责人之一,欲将这筆拖了二十多年几乎无人知曉的款项连本带息累积共三百多万港币上缴。
 
问题是竟然沒有人也沒有一个部门敢收, 因为当年(20多年前)中侨委的帐早己隨着文革的到来,中侨委机構的被撤消而一律封册了。
 
原侨委的负责人说,当年廖公早有话向许东亮先生交待,这筆专用款是一次过,“多不用退少也不补”了,这筆帐早就结清了。如今多了就交由许先生全权处理吧。
 
於是在华侨大学复校后,作為华大的第一副董事长的许东亮决定将此筆余款再加上新筹的三百万元,共六百多万元以“侨总”的名义全部捐给华侨大学兴建的首间“侨总图书館”。当時有人建议用许东亮的名字冠名这间图书館 ,立即遭到他的坚决反对。许东亮先生公私分明,深明大义的高尚品德和义举深深感动了华大学子。
 
从只身下南洋,到克勤克俭的小产业者,再到生意蒸蒸日上的华侨资本家,许东亮爱国奉献的赤子之心从未动摇过。他总是默默奉献、不计得失、不求回报,他吃苦耐劳、待人真诚、与友人肝胆相照,在那风雨如晦的日子,无论是乡亲的求助还是祖国的召唤,他都慷慨出手,拔刀相助。
 
护送和安置难侨归国是许东亮先生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这场战斗中,他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与祖国的期望, 为新中国接受和安置难侨的工作作出卓越贡献。从此,他从一名侨界的骨干力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侨领, 为其后来继续坚持爱国事业踏上了一条新的征途。
 
移居香港
 
六十年代,印尼的排华事件仍然连连发生。1965年,發生了九卅军事政變,那时许东亮正在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并被突发政变的印尼军人政权通缉,公司被封闭,家庭被查抄 ,惨遭不幸 ,几乎一夜之间破产。1966年初途经澳门短暫停留后,他当机立断决定举家移居香港,从此開始了在香港重新創業發展的人生新階段。 
 
短短數年間,许东亮運用原在印尼、新加坡和菲律賓的眾多商業人脈和福建閩籍鄉親的關係,通過之間的幫助與合作,很快打開了香港這一片商業市場,開始了他後半生的商旅生涯。
 
从1966年初抵港直到2008年5月去世,他整整在港生活、工作、奋斗了42个年头。几乎是白手起家从头再來。
 
1967年,許東亮和友人一起在港創立了華豐國貨公司,吸引來自印尼新马菲律賓的侨商入股华丰。在他的苦心經營之下,華豐國貨創下了輝煌的業績,並成為香港愛國主義的基地。
 
他管理和经营下的华丰,成为早期国货走向印尼和东南亚市場,成为东南亚各国华侨开展贸易、与香港及祖国溝通的纽帶和桥樑。许多海外华侨回国时,无不把华丰作为回国第一站,把国货作为进入大陸尋親访友的見面礼。这里无形中成为海外华侨的聚集地。“爱祖国,用国货”一時成為许多爱国侨胞流行的口头语。
 
前后33年作为华丰国货公司董事长,在他主持下,华丰从1966年650万元资本注册,到他退休時,华丰的优良资产增值到三个亿。2002年, 许东亮从华丰国货有限公司董事长一职退休, 在欢送他光荣退休的晚会上,华丰董事会和广大员工赠予他公司“永远名誉董事长”的最高荣誉 ,時任香港首屆特首董建华親臨华丰公司的晚会为许东亮先生颁发最高荣誉纪念奨。
 
在初創华丰公司的同時,1970年, 許東亮又創辦了大眾動力機械有限公司,代理中國的電機產品,銷往印尼和东南亚。35年来他致力推銷中国机电、化工、纺织产品, 同時建立印尼雅加达办事处,为中国电子产品走出国门打开了一条新通道。
 
新中国一批批名、优、特、新的产品正是通过他新創立的香港公司逐步走向海外的。熟悉他的友人称道:“许先生做生意,有一個特點,出口也好,進口也好,都是以中國的市場需要和客户的利益放在優先考慮。”
 
新中国的工业产品特別是机电产品和化工纺织原料,較有规模外銷东南亚,打进印尼和东南亚市場,许东亮先生創办的大众动力机械有限公司是少數开拓者之一。前后三十年的打拼,据不完全统计平均每年的经銷额度均在數千万港元,最高的年份可超过一亿港元。公司机电产品的销售和服务也逐漸走上現代服务的模式,首家同中国农机进出口公司在港合作建立了机电零配件产品供应中心,做到绝大部分机械配件和易损件48小時保证供应的服务。这在当年改革开放之初无疑是个突破和創新,深受印尼和东南亚用户的赞赏。
 
他是一名成功出色的闽商。他一生经商成功的秘诀就像他常说的:“做生意当然要赚錢,但別忘了在你赚錢的同時也要让对方能赚到錢,做到双贏,生意才能做得长。”
 
1979年8月23日許東亮在港成立“福星”旅行社有限公司,组织华侨华人及外国游客赴国内观光、探亲或开展贸易。
 
他常常教育初入商場的年轻人说:“做生意, 诚信最重要。一个有诚信的人,沒有资本会变成有资本,反过來,一旦喪失诚信,有资本早晚也都会喪失贻尽。”他始终不赞成有人把商場比喻成“战場”的说法,他说:“非要你死我活吗?若如此,买卖生意如何永续?”
 
在苦心经营商贸事业的同时,许东亮热心参与社会公益以及文化教育出版事业, 出钱出力,为振兴和弘扬中华文化作了大量的有益工作。
 
他念念不忘闽商自古以來一直坚持经商营商同不忘慈善公益和教育事业并行的传统。旅港福建商会自創建历屆理监事和广大商会会员,就不忘兴教办学為子孙,胸怀祖国執大义,积極营商求殷富,热心公益施仁爱,爱国爱港爱乡爱乡親的优良传统。从1973年第十九屆理监事担任副司庫時起,他历任香港旅港福建商会理事长、副理事长等重要职务,直到1995、1997年被第三十、三十一屆理事会荣聘为旅港福建商会荣誉会长。任职期间,正值香港面臨1997年將要回歸祖國的過渡關鍵時期,許東亮极好地繼承與發揚了海外閩籍商會普遍在營商同時積極興教辦學的优良傳統,傾注了他一生熱愛教育和辦好教育的理念和心血。
 
港英時期,由於香港民辦學校不得享有港英政府的教育資助和津貼,閩籍学子全部教育費用则由福建商會承擔籌集。隨著香港閩籍人口不斷增加,子女報考學校的人數猛增, 福建商會在資金十分短缺的情況下,仍然下決心擴大福建中學,購地擴建新校舍。
 
1973年,许东亮担任香港福建中学董事会董事长,1974年,他集资200多万港币为香港福建中学添置了土地。
 
在幾代商會前輩和歷屆商會理監事會的不斷努力下,福建中學歷經草創、擴建,於1968年開辦分校,學生人數曾超過1200人。1991年更成為首批政府直接資助學校。商會更以“旅港福建商會教育基金”的名義先後共投放一千多萬港幣裝備校舍, 2000年9月學校正式遷往觀塘全新設計落成的千禧校舍,香港福建中學開始邁進了一個全新的歷史階段。
 
任职商会理事长期间, 除帶领商会理监事和会员为支持創办本港福建中学外,他还支持复办泉州华侨大学,为兴办福建家乡各市县乡的学校和文体设施慷慨捐款,捐物,作出重大贡献。当遇到天灾等自然災害,商会更以極大的动员力,联合本港闽籍大小同乡会筹赈救灾款支援祖国, 支援家乡。1988年福建遭遇特大洪水災害,商会和本港闽籍人士向福建一次性捐出600万港元,1994年又向災区捐出300多万港元;1991年华东特大水灾,他联合香港福建中学师生捐款200多万港币 。如此爱国爱港爱乡的义举和优良传统正在一代一代传承,成为旅港福建商会的一張十分耀眼的名片和亮丽的特色。
 
许东亮至死不渝的爱国情怀 、一点一滴的言传身教,也深深地影响着他的子女。孩子们小時候,他常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 “记住啊,我们’唐山’人的国家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是我们的国旗。听到国歌要立正敬礼,知道吗?”
 
谆谆教导, 言传身教,孩子们牢记心间, 让他们从小就知道“我是'唐山'人,我是中国人”。 随着年岁的增长,他们爱国爱乡的意识愈发强烈,更是无限憧憬那遥远的“唐山”。1952年,正是在他的支持下,许东亮年仅12岁的长子便毅然决然, 满怀豪情,离別父母,万里渡洋闯“唐山”,只身踏上了北上归国求学的道路。成为一時佳话!
 
 
情倾华园
 
无论从任何标准衡量, 许东亮都說不上是過去或今日的“富豪”, 但是他一貫重視教育, 熱愛教育的精神却是最富有的。他几乎从賺取的微薄的第一桶金开始就投资和赞助教育, 一生中可以说走到哪里就投资到哪里。
 
“教育救国”的崇高理念是他一生的追求, 他視教育如生命一样宝贵。有人说他是个“教育謎”, 从幼稚园到小学, 从中学到大学, 只要是“教育”,他都关注, 并倾己所能给予资助,包括关怀和资助许多家境贫寒的孩子上学或深造。晚年时有人问他一生捐资过多少学校?他含笑摇头说:“记不清了。”
 
新中国建立初期, 大批海外华侨青年满怀豪情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印尼和东南亚一些国家不時出現反华浪潮,许多海外青少年华侨学子的上学条件十分困难,考虑到华侨青年的求学需要,时任中侨委主任廖承志向国家建议创办华侨大学,得到了毛主席周恩来总理和中央各部委的鼎力支持, 华侨大学于是应时应运而生。
 
廖公生前在谈到国家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国民经济遭遇灾难为何还要支持創办华大时说, 华大正是“因侨而建,因侨而兴”。这一宣示给了一心热心教育的许东亮極大的鼓舞和感动。
 
许东亮与华侨大学结缘于1960年, 那年许东亮回国参加国庆典礼, 时任中侨委主任、华侨大学校长廖承志宴请了他, 并派方方副主任等中侨委有关领导陪他到福建泉州去看“一块地”, 这块地就是当年筹办中的华侨大学校址,现如今华侨大学泉州校区的所在地, 许东亮成了亲临华侨大学建築工地的海外第一人,那年,他45岁。
 
从那一刻起,许东亮便与华侨大学结下了大半生情缘。从此,他将自己后半生的心血倾注于华园,为华大的发展积极奔走,不遗余力。
 
他激情满怀, 深埋心中的“教育救国”的理念和梦想终要实現了,历史上第一所专为千千万万海外华侨子弟兴办的高等学府终於有望变成現实了,这对他及许许多多尋梦的海外华侨是何等震撼啊!
 
那时, 国家百废待兴,正值困难时期,学校的创建面临重重困难。华侨教育虽然受到国家的重视,但由于当时国家经济情况不太乐观,对教育的资金尽管尽大力了,但投入终究十分有限, 必须要民间筹资和国家的投入相结合。
 
“一块地”,一片荒山野岭,从何入手呢? 
 
还是廖公想得周全并鼓勵他:“许先生,千头万绪我们首先还是缺资金。我们倆说好,你在海外每筹到一块錢,我就有办法向毛主席和周总理要两塊錢,甚至三塊錢。一步步來,国家正遭遇困难時期,我们从小到大,总有一天把华侨大学建起來。”
 
深感祖国对华侨的关愛和温暖,肩挑廖公的娓娓嘱托,凭借其先前建立的良好信誉和人脉关系,许东亮开始积极在海外筹募资金,用以支持华侨大学的创建, 自己更是带头捐资, 用于支持华大首个建设项目 --- 陈嘉庚纪念堂的建设。
 
岁月磋砣,何为“只爭朝夕”?许东亮最懂 。
 
文革期间,华侨大学终于被迫停办, 他的心顿时悬在半空,內心火急火燎, 但建设华侨大学的梦没有完全熄灭; 文革结束,1978年, 中央复办华侨大学的决定顿时又温暖了他的心。1979年,学校筹划成立董事会。廖承志校长特地邀请许东亮等人到北京共商成立华侨大学董事会事宜。
 
许东亮亲自在香港物色华侨大学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邀请缅甸侨领、香港镜报董事长徐四民,泰国侨领、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长庄世平,菲律宾侨领、南洋烟草公司董事长杨振志等为首批第一届华侨大学董事会董事。
 
1980年1月18日,华侨大学董事会宣告成立,成为国内高校最早的董事会, 这是国內高校教育改革的一个大胆的挙措和体制改革试验。许东亮是华侨大学董事会的创始人之一,那年,他65岁。
 
华大复办時,急需"搶救式"地送出一批教师骨干出国深造培养。香港作为转介站,许东亮对学校派出的年青教师们的生活、学习、安全,事无巨细,问寒问暖,迎來送往,浓浓的关爱溢於言表。這種出於大爱,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点点滴滴, 贯穿始终, 無私無求,奉獻教育的寶貴精神,幾乎伴隨了他的后半生。
 
在中国侨学界,流传着廖公向许东亮先生“临终托付”的故事。
 
许东亮生前回忆:有一次开会,“那是廖公生前我最后一次见到他。那次开完会合影后,人慢慢走散,廖公把我拉到一个小房间,我俩长久紧紧握手, 无语相望,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复办华侨大学,当务之急就是资金紧缺,廖公深情地重重地说了一句话:'许先生,一切拜托了’。我只是点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无言的相望, 紧紧的相握, 竟成了两位老朋友的永诀。之后不久的一九八三年六月十日,廖公不幸与世长辞。
 
“一句瞩托, 千钧承诺, 终生承受。”许东亮说, 那是廖公的“临终托孤”。对于身居高位, 德高望重的国家领导人尚如此关心关怀关注华大, 并托此重望, 他也就义无反顾地为华侨大学付出后半生的全部心血。
 
不负廖公重托,不负海内外侨界和乡亲的期望,许东亮用自己的大半生践行了对廖公的承诺。他曾多次赴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利用其在港的条件和侨胞的身份,为华大集资募款, 其个人及他所领导的社团和公司, 更是不断捐资兴建华大,支持华大的建设和发展:
 
1962年,捐赠5000元支持华侨大学建造陈嘉庚纪念堂;
 
1979年至1980年,筹得161.99万港币支持华侨大学陈嘉庚纪念堂建设;
 
1986年3月,为华侨大学医院购买医疗器材,实验室设备仪器等;
 
1987年,大众动力机械有限公司和华丰国货有限公司分别捐款20万港元和30万港元给华大教育基金,前者还捐款5万港元给华大用于购买印刷机;
 
1990年,华丰国货有限公司捐赠华大价值116.75万港元的物资设备;
 
同年,将筹得的三百多万元,加上1961年接济难侨剩余的一百多万转存新加坡中国银行近20年连本帶利合共的650万元,以印度尼西亚中华侨团总会的名义,在华侨大学捐资兴建了“侨总图书馆”;
 
1993年,华丰国货有限公司出资230万港元,用于兴建华大留学生公寓“华丰楼”;
 
2000年,又以“华丰”名义捐资华大教育基金10万港元;
 
2003年,出资购买华侨大学董事会香港办事处办公室;
 
2004年,坚持将自己一生的经营所得,与好友苏秀荣先生一起,以香港大众动力机械有限公司的名义,合捐100万元港币,用以重修华侨大学侨总图书馆期刊分馆,并命名为“大众图书馆”。
 
“我必须做好华侨大学的事。”这是许东亮不变的信念。他除了自己捐资兴建华侨大学外,更是利用其人脉关系,在海外积极奔走,不仅实现了自己的人生追求,也勾连了侨教与侨务之间的联系,以华侨大学为平台,紧密海内外炎黄子孙的关系。
 
 从参与创建华侨大学开始,许东亮就为华大的发展竭尽全力。一方面,为改善学校的办学、科研和师生的生活环境,他不辞辛劳,在海外积极奔走集资募款;另一方面,为提高学校的教学、科研水平,建设学校的人才队伍,煞费心神,建言献策。在1995年的华侨大学董事会上,他推动华大董事会作出决议,支持中青年教师到国内重点大学在职攻读博士学位,为华侨大学培养了大批的骨干人才,这一决议至今仍对华侨大学的发展起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今天,当看到一批批己成长起來并活跃在华园教学科研领导岗位上老师们的成就時,我们会更深刻感受到许东亮先生当年对华大建设无怨无悔、不离不弃、投入全身心力的用心之良苦与用情之深切。
 
1986年11月11日,“华侨大学基金会”在深圳成立,许东亮首任理事长;1994年5月9日,“华侨大学香港教育基金会有限公司” 注册成立,许先生被公推为理事长。自1986年成立直到他不幸去世的2008年二十多年间,在众多董事和海外侨胞热心捐助下,基金会收到的义捐善款突破三亿元人民币。这在当年中国高校的发展中被称為“奇迹”。
 
隨后的25年, 直到2005年,90岁高齡的许东亮先生先后两次因肿瘤(前列腺、大肠)动手术,中风两次,虽搶救过來却已全身瘫瘓不能自理,就这样,他虽早已先后辞去掛在身上不下十几种各式头銜,却迟迟保留着华侨大学第一副董事长的荣銜。这个一生从不追求各种名利职銜的老人,原來心中惦唸的是华大,是他奉献了大半生的华園。“保留”这剩下的唯一职銜,沒有任何功利的动机,只是可以合法委托他的长子代他出席每年一次的华侨大学董事会,传达他的眷念和期望,直到最后病逝。
 
他始终秉持“诚信待人”和“与人为善”的人生信条,其高风亮节深得世人赞誉和社会承认。1990年,福建省人民政府颁发“金质奖牌”赠予许东亮先生,以表彰其为家乡教育事业所做的贡献。
 
2002年, 为表达对许东亮先生的崇敬和感恩之情, 弘扬其爱国精神和崇高品德, 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华侨大学授予许东亮“名誉博士”学位,并于当年12月23日在香港中华总商会隆重举行颁奖仪式, 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刘泽彭为他颁授“名誉博士”学位证书。
 
同年, 许东亮荣先生荣获香港特区政府荣誉勋章, 时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为他颁发奖章。
 
2008年5月31日,坚持一生爱国爱侨的信仰和情怀, 一生無私無求德高望重的许东亮先生与世长辞 , 其子女遵其临终嘱托捐资100万港元,完成了许东亮先生最后一次资助他永远挂牵的华侨大学的心愿。
 
人们终於从这个深爱华大的老人身上,读懂了何为"鞠躬尽瘁, 死而后己”。
 
为缅怀这位在华侨大学发展史上功不可没的伟人,华侨大学于2008年将泉州校区原物理楼命名为“许东亮纪念楼”,并在泉州校区春华园内,铸塑一尊许东亮先生纪念铜像, 以示永远铭记。
 

 
许东亮先生纪念铜像座落在美丽的秋中湖畔, 与老朋友廖承志铜像相守相望。
 
廖承志铜像朝向东南四十五度角,了却廖公一生对东南亚华侨关心关爱的心愿; 而许东亮铜像,则面向廖公铜像方向。两位对华侨大学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世纪老人,从此可以天天关注关爱庇荫他们为之倾注了半生心血的菁菁华园, 相携相伴,永远诉说着一生的侨缘。
 
结语
 
自始至终,千千万万侨居世界各地的华侨华人和归国华侨,以可贵的爱国爱乡情操,对祖国,对祖籍国做出了无私的支持和卓越的贡献。许东亮先生是这千千万万人中的其中一员,也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纵观许东亮先生的一生,从下南洋谋生,到秘密掩护抗日文化志士,进而积极参与雅加达的侨社和侨教工作,尤其在印尼排华事件中的安置难侨工作,移居香港后支持祖国建设及侨教等公益事业,直至义无反顾地为华侨大学付出后半生的全部心血,这些史迹, 无一例外地体现了他至死不渝的爱国情怀和无私无求的奉献精神。
 
在许东亮先生看來,愛國是人生的一種信仰,一种崇高的情怀,一种生活方式, 從根本上就是人生的一種實踐。他始终认为,好好地為國家做事,點點滴滴,就是愛國。
 
他对祖国爱得太深太深,他为人民做的太多太多,他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智慧和生命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 祖国感谢他, 人民怀念他, 许东亮,这个光辉的名字,永垂青史!
 
  鸣谢
 
撰写过程中,荣幸得到许东亮先生长子许丕新先生和目前研究许东亮先生时间最长、心得较多和较有深度的学者、华侨大学许金顶教授的赐教指正,在此特向两位导师致以衷心的感谢。
 
撰写过程中,同时也借用和参考了以下研究许东亮先生的比较重要的文献和一些重要摘录,在此也诚挚地向原作者致以衷心谢意。
 
     许东亮大事记年表

 
1915.03       出生于金门
1930 夏       前往福建龙溪工业职业学校就读
1934            与欧阳氏订婚,次年完婚
1938.03       从金门逃难前往新加坡
1938春         在新加坡的一家南洋烟厂做卷烟工
1938夏         响应陈嘉庚号召,筹款捐物,秘密支援抗日工作
1939            前往印尼苏门答腊岛巴雅贡务,开酱油厂小作坊
1939.07        长子许丕新出生
1940—1941 与友人合伙,创办“信德行”、“光昌行”、“通达行”等商行,事业初成
1942.06        结识郁达夫、張楚琨、胡愈之、汪金丁等一批南行文化人和抗日志士、社会活动                        家等人
1943             协助汪金丁、胡愈之郁达夫等一行南行文化人、社会活动家、爱国文人兴办酒厂                        等掩护身份
1945.8.29     见证了郁达夫被日軍便衣人带走
1946             日本投降后转赴新加坡经营土特产买卖
1950             因参加爱国活动遭到新加坡英殖民政府通缉迁居印尼雅加达
1950-1965    与苏秀荣先生合股经营公大行有限公司,出口印尼土特产;担任中华侨团总会财                       务主任
1952,6           长子许丕新赴北京求学
1955              在万隆会议期间参与“印尼华侨支援委员会”保障周总理及中国代表团的安全。                       为中、印尼两国谈判双重国籍穿針引线
1950年代       身兼印度尼西亚“新华”、“群益、“侨众”等华文小学的校董,动员社会集资                       办学
1960              出任雅加达金门会馆负责人
1959-1961     往返北京、香港、印尼三地,协助印尼难侨接送及安置工作
1961.9.26       参加国庆观礼,受廖承志之托、与方方副主任等一起赴泉州考察筹办中的华侨                          大学校址
1961.11.14      陪同福建省侨委副主任、省华侨投资公司总经理郭瑞人先生视察华侨大学建筑                          工地;并响应陈嘉庚号召参与捐助兴建厦门华侨大厦。
1962                捐赠5000元支持华侨大学建造陈嘉庚纪念堂
1963.04           出席陈嘉庚纪念堂奠基仪式
1965                遭印尼苏哈托政府通缉,举家迁居香港
1967-2000       担任华丰国货有限公司董事长,退休后受聘华丰国货有限公司永远名誉董事长
1969.08            加入香港福建中学校务委员会
1970--2005      创办大众动力机械有限公司,35年致力推銷中国机电、化工、纺织产品。同時                          建立印尼雅加达办
1973-1994        历任旅港福建商会理事、常务理事、副理事长、理事长等职                             1973                 担任香港福建中学董事会董事长
1974                 200多万港币为香港福建中学添置土地
1977                 将印尼1961年排华时期接侨归国的剩余的船票款和回扣交回国侨办下属的香港                          中国旅行社暫存。
1979.8.23          港成立“福星”旅行社有限公司,组织华侨华人及外国游客赴国内观光、探亲                           或开展贸易
1979.12-1983.4 担任第四届福建省政协常委
1979—1980      筹得161.99万港币支持华侨大学陈嘉庚纪念堂建设
1980.01             在华侨大学董事会成立大会上被推举为董事会副董事长,并担任香港办事处首                           任负责人
1980.01-2008    担任华大董事会第一至第五届第一副董事长
1982                  被授予旅港福建商会永久荣誉会长
1983                  兼任香港福建中学校监
1983.01              在华侨大学董事会一届二次会议上就董事会今后的工作提出八点建议
1983.04-1993     作为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港澳地区代表出席政协会议
1983.04-1993     任中国侨联常务委员,后转任顧问
1983.06               华侨大学董事会会议上受廖承志嘱托“办好华大”
1986                    募集600多万港币在华大建造"侨总图书馆"
1986.03               为华侨大学医院购买医疗器材,实验室设备仪器等
1986.11               参与创立华侨大学董事会基金会,向海外筹款
1989—1990        担任旅港福建商会理事长
1993.06               在港注册成立华侨大学香港教育基金有限公司
1993                    购买董事会香港办事处宿舍
1994.05               主持召开华侨大学香港教育基金理事会第一次会议,会上被推举为理事长,                               兼任司库
1988                    福建省特大水灾筹得善款600多万
1990                    出席华侨大学建校三十周年庆典,并获颁金质奖章,以表彰其为华侨大学所                             作巨大贡献
1991.12.18           作为旅港福建商会上任主席,受到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接见
1991                     华东特大水灾,联合香港福建中学师生捐款200多万港币
1993                     以“华丰”名义出资230万元兴建华侨大学华丰楼学生公寓
1993—2003         出任华侨大学香港教育基金有限公司理事会一至四届理事长
1997.07.1             出席香港主权回归祖国大典
1994.04                出任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理事
1998.12                被聘为香港华侨华人总会永远名誉会长
2002                     被授予华侨大学荣誉博士
2002                     从华丰国货有限公司董事长一职退休
2002.11                获颁香港特区政府荣誉勋章
2003                     购买华侨大学董事会香港办事处办公室
2004.03                被授予香港侨界社团联会永远荣誉会长
2004.06                与苏秀荣一起以香港大众动力机械有限公司名义捐资100万元重修侨总图书                              馆期刊室,重建后更名为大众图书馆
2005                     接受央视“亚非会议50周年”特别活动访问
2005.5                  夫人欧阳汶与世长辞
2008.5                  许东亮先生与世长辞
 
 
 参考文献
 
(1)  许丕新先生在华侨大学建校55周年和纪念许东亮先生诞辰100周年大会的发言(2015年)
(2)  <许东亮与旅港福建商会- 纪念旅港福建商会成立100周年>(2015年)           
       作者 - 许丕新 邱建新
(3)   许东亮大事记年表   作者- 许丕新
(4) 《半生心血倾华园丘山之功永铭记——纪念许东亮先生诞辰100周年》   
       由华侨大学董事会办公室供稿 
       原载<华侨大学报>(2015 - 10 - 31)  
(5)  《印尼侨领许东亮与华侨大学的发展》(硕士学位论文)                           
       作者  - 汪甜甜  (2015年6月10日提交)
(6)  《特写:菁菁华园两铜像 述说一世侨缘》        
        作者- 林永传  来源- 中国新闻网(2008年09月27日)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