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宣传部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宣传部: 謝謝黄國恩先生對上述習主席三句...2019-10-05 07:19
宣传部: 藉此機會,讓我代表棉中香港校友...2019-09-11 11:16
清泉: 刘美芳校友是我们擎天舞蹈组成员...2019-05-29 05:45
guangbi: 黄胜孙女好棒!小小年纪钢琴比赛...2019-01-12 04:52
ol li: 彈指一揮間,離開校園四十多年,...2018-12-19 07:18
芸儿、文成: 发件人: zhang shuy...2018-12-11 06:00
返回
由幾篇文章引發的聯想 -------翁克敏作者: 宣传部

由幾篇文章引發的聯想

翁克敏


               由《---滄桑歲月》的《續集》裏的三篇文章即"Batak Karo 族源追蹤"、"蘇島原住民及早期華工"以及"棉蘭馬里蘭發現中國城"引發了我們一些聯想。
   
        最近由中國央視播放的紀錄片"尋找失落的滇人"並由我們編輯組同仁記錄整理而成文章"Batak Karo 族源追蹤"。該文告訴我們:"一眾中外學者在尋找西漢時期生活在我國雲南的滇人的蹤跡過程中一路向南,層層探索,最終追蹤到印尼蘇北多巴湖中心的沙摩西(Samosir)島。探尋了生活在該島的馬達族Batak Karo的族源。從三個方面即房屋建築形態、獵頭祭祀習俗以及二次下葬習俗,還有舞蹈的手勢動作等(這些在考古發掘的青銅器的雕像群中有所體現),從而證實了馬達族人與兩千年前失落的古滇人之間有密切的關聯。專家又從生物科學的DNA比對手段繼續探尋。初步證實馬達族與雲南的百越族(古滇人的主體民族)的DNA非常接近。這些事實讓專家們感到興奮。可以設想,馬達族人的祖先很可能是古滇人(因為尚需進一步做DNA的直接比對
研究,這一步難度很大)。
   
       李遠忠先生撰寫的"蘇島原住民及早期華工"這篇文章有一段文字以"相傳"的說法寫道:"蘇島西海岸中段高原地區生活著一個特別的族群,相傳公元前500年,他們的祖先從中國雲南省經中南半島,越過馬六甲海峽逐漸遷徙到這片土地。
---在此定居並與當地人通婚,繁衍數十代,形成了蘇島西部的土著---Minangkabao族----。"
   
       此外,我們再聯繫兩個事實。多年前我們早就聽說,加里曼丹中北部地區生活著約有八百萬人口的Dayak族人,他們都說自己的祖先來自中國的雲南。這件事情很多印尼人和華人都是知道的。但這方面的史料卻很少。另一個是,北蘇拉威西,也就是Manado城市所在的地區Minahasa,有一位當地的作者名叫Weliem Boseke,他花了十年的時間寫了一本印尼文的專著,書名為"米娜哈沙的祖先是漢朝統治者"。這本書今年三月出版並舉辦了新書發佈會。本書未翻譯成中文。作者這樣寫道:北蘇拉威西的米娜哈沙族其祖先是中國漢朝的後裔。因為該地很多文化符號、語言及習俗都可以在中國找到。米娜哈沙人的相貌也是非常接近漢族人。有些語音接近漢語。一些民俗比如喪事必須穿孝服,祭拜先祖。甚至歌舞都與漢族人的歌舞非常接近。
     
       由印尼學者撰寫、周彥先生翻譯的"棉蘭馬里蘭發現中國城"告訴讀者,中國城的存在和棉蘭的開埠有著密切的關係。而中國城建立是在中國的唐宋時期。
     
       除了最後一個歷史事實之外,上述幾件歷史事實,雖然尚需進行科學驗證,還處於傳說或關聯性事實的階段,但已足於引起我們的強烈興趣和高度的關注。進而引發了我們的一些聯想。
      1、我們中華民族的成員從一開始遷移到異地,對當地原住民從不使用征服或殖民的手段,而是和他們相融合,成為同一個族群的成員。至今,馬達族人、達雅族人、米娜哈沙族人中,很難區分出與華人的彼此,都成了同一個族人。這一點,我們這些老歸僑以前並不瞭解的。
      2、就這一點來看,中國人和印度尼西亞人早就是親戚了。因此,棉蘭市的市長在今年7月16日棉中開學典禮上,提出"華語不是外語"的說法值得點贊。
      3、中國人從兩千年至今,在印度尼西亞的生存狀態看來大約有如下幾類:
      a)  中國人和當地土著完全融合的狀態,如馬達族群、達雅克族群、米娜哈沙族群等;
      b) 巴巴和娘惹型狀態,華人男女結婚後若干代後裔已不識中文的一批人士。
      c)  中國人和當地原住民通婚的混血型狀態;
      d)  保留中華傳統文化獨立狀態的華族群體;
後三種類型是我們熟悉的,但對第一種類型卻處於無知狀態。因此我們深感到重視和深入地研究這方面的歷史問題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起碼我們開始建立起如下的認識,中國人民和印度尼西亞人民彼此早就成了親戚,中國人也是印度尼西亞的原住民。中國人應當拋棄對其他友族的優越感。其他友族也應當拋棄對華人的政治偏見。只要這樣的考古研究成果都能翻譯成印尼文和中文,讓雙方人民都瞭解研究成果,相信正面效應會成為主導一方。
   
       至於歷史上的中國城和棉蘭開埠及其發展的具體關係和過程仍需深入和全面的研究。這個研究也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相信會引起蘇北華社的有關社團和人士的關注和重視。最好能參與具體的研究工作。相信在港的印尼僑界中的一些人士也會關注這些方面的研究工作。

2018年9月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