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曹世木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宣传部: 謝謝舒芸投稿香港"棉中網"﹕ ...2018-12-09 05:15
清泉: 我是在棉中会所当值班员时,参加...2018-12-05 02:21
KFC: 施光旋校友是个性格极好,温和善...2018-11-29 12:50
水沙子: 光碧:令弟光旋是我的同事與朋友...2018-11-29 09:21
guangbi: 水沙子:感谢你对我弟弟光旋不幸...2018-11-29 07:44
芸儿: 意如香,寫得好 ! 風聲雨聲...2018-08-16 02:54
返回
棉中重建後之我思作者: 曹世木

棉中重建後之我思

聽蘇用發先生在歡迎“香港印尼蘇北華僑華人歷史會社”
觀摩團兩次座談會上的講話有感

                                                                                         曹世木

     
      棉中成功重建,意味着棉中人不忘初心,眾志成城地解開了萦繞我們之間半個世紀的“心結”,而今在新形勢下,以蘇用發領頭的新的棉中人將要傳承先輩的精神披荊斬棘,力創未來!
       
       重建棉中,不能只停留於重現一個學校如此“標誌”性之意義而已。新的學校應該將有所作為,要為華社為印尼社會做貢獻,所謂“新的時代,新的使命”。
       
       首先,“棉中”英名永遠光芒照耀,因為它是維繫我們棉中師生情誼的一種精神符號,没有棉中,就没有了召喚的力量!

 

       
宏伟的棉中中小学校,今年七月正式落成招生开学了。


 

       然而,盡管如此,現在的“棉中中小學”已不是一所純中文教育的華僑學校了,此乃時勢使然。盖因千萬生活在印尼的“華僑”既然已自願歸化加入印度尼西亞國籍而成其公民,隨身份變化致原來“華僑”之稱謂已不適合再保留了,當地政府官員和百姓把歸化印尼國籍的“華僑”尊稱作Orang Tionghua 或Tionghua Indonesia,甚或Tionghua Medan,即“華人”,且慎重其事地把“華人”視作印尼多元民族中的一支少數民族族群。

 

   
香港印尼苏北华侨华人历史会社观摩团成员参观新棉中,受到棉中联谊会主席苏用发(左6)
副主席邱继诚(右6)的盛情接待

香港印尼苏北华侨华人历史会社观摩团全体成员在新棉中校训碑前合影。

 

       因此,時至今日在印尼,在某種意義上講,“華僑”這個曾經承載我同胞百年滄桑多少哀榮耻辱的字眼已經成為歷史的代名詞了。一方面,從“華僑”到“華人”,不但是名,而且是質的轉變,於法印尼華人屬於印尼公民,於責印尼華人必須全心全意盡忠自己曾經宣誓效忠的國家─印度尼西亞祖國。另一方面,追本溯源,華人的祖先是來自北方的中國大陸,這是不可爭辯的事實;如果說後嗣尋根問祖或孝宗,于公于私亦在人情道義的情理之中。
       
       不過,華人必須看到與原住民之間各方面仍存在的懸殊,尤其經濟與生活方式的差異,並應努力縮小差異,主動融入社會,力所能及做些實質性的社會福利賑濟,讓友族百姓看到或感覺到我們的誠意。還有,慎終追遠,華人不要再以“中國華僑”的名義自居,每開展社會活動包括節慶喜哀儀式等特別是向祖籍國進行特大捐獻的時候,要注意克服hao-lien(好炫耀)或高調行事的毛病,要注意不要因此招惹友族官員和百姓猜疑與反感,及要注意尊重歸化國以及政府官員和人民的感受。

       
在棉中中小学校校门口前合影留念
在新棉中苏用发先生的办公室聆听苏先生讲解新棉中的建校过程及苏先生的办学理念。


.




 

        總之,華人身為印尼公民,就法律、權力與義務以及道義上如何擺好自己的位置,切忌唯我獨尊,但要謙和友善,求同存異,相互尊重,才能彼此長久和諧共處。
       
       當前棉中新校按照印尼教育部的規定,註冊成為一間華人自資,三語教學,生源包括華人和原住民子弟,面向當地服務的學校。在政府教育部的監管下,這一條辦學方針是很明確的,是現時代棉中新校生存與發展的不可逆轉的前提條件。
       
       也可能因為對建校的想法因人而異,有小部份原棉中校友至今對母校重建的前景不很樂觀,以致支持重建的熱情相對比較低落,具體表現在並不很積極認捐和關注,還放風說面臨再“被接管”的危險‧‧‧‧‧‧。的而且確,我們周圍還有一些人包括生活在印尼的華人本身對印尼政局因認識不清而胡思亂想,錯誤地認為印尼國內存有嚴重隱患,大概對這些人來說,“930事變”、“98暴亂”等的陰影始終揮之不去,生怕有一天將有大難臨頭似的惶惶不可終日。

 

       
可容纳两千人的新棉中大礼堂


 

       實際上,印尼在發展、進步,盡管政壇存在多黨制,回教激進一方的組織活動相當劇烈,甚至於來自國內針對現政府的反對勢力亦不小,但是,邪風畢竟掀不起大浪,因為軍警部隊等國家機器牢牢掌控在由人民選舉和愛戴的總統及其慕僚團隊的手裡,代表主流社會的廣大善良的人民包括社會政治精英和反對陣營裡的許多教士,要求現時和平與安定的生活環境不容再遭受無政府主義的破壞‧‧‧‧‧‧。相信,當今的印尼不可能再發生類似“930事變”或“98暴亂”的人間慘劇,以及有人利用SARA問題製造大騷亂,因為不論哪個上台,首要制裁肇事者或暴亂元兇,穩定局面,才能發展經濟建設,改善民生,因此,在印尼至少目前没有適合滋生大動亂的土壤或氣候。
       
       實踐証明:自從印尼走上民主政治改革的二十年來,承認華人為奴山打拉大家庭裡的一支族群存在,華人的文化傳統習俗得到了應有的尊重和保護,華人享有同原住民一樣的政治待遇與權力,又華人在歷史上對印尼經濟的貢獻也首次得到官方的公認,總之,華人的一切權益完全得到國家法律的保護,在政治上既不再受到歧視,又不再受到排斥,這是自印尼獨立以來從未有過的政治寬容!

 

     
香港印尼华侨华人历史会社成员在棉兰亚院大礼堂参加《沧桑岁月》续集新书发布会。
左起:李爱玲、周 芸、熊志仁、施光碧、邝福蒸、郑光煌、叶玉海、林文菊、李幼朗。


左起:蔡家础、李卓辉、许鸿刚、朱丽辉、王素琴(张洪钧夫人)、邝福蒸、郑光煌。


.


 

       然而,在華人圈子裡,畢竟仍有華人顧慮重重,如生怕得罪原住民闖禍而關在自己的小天地裡“作茧自縛”,所謂“杞人憂天”,自尋煩惱。
       
       就上述人的情況,如果按照蘇用發敢幹加巧幹的邏輯,就是既缺乏勇氣面對現實,又没有膽識爭取權益,所以只能處於被動、觀望及等待的心態,“安身”但不“立命”,如此這般豈能大器竟成?
       
       目前,在法律的許可下,各地的華人自發性地發展三語學校,主要是讓華人的子弟從小就有學習華語或中文的機會,提高知識水平的同時,潛移默化受到傳統文化的薰陶,沿襲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華人始終没有忘記他們的“根”。
       
       談到辦校,蘇北棉蘭華人企業家蘇用發先生堪稱我們華人的楷模,他事業成功之餘,不忘回饋社會,尤傾心華教,大有“千金散盡還復來”與“不到黃河心不死”的英雄氣概,不只在蘇北,恐怕在全印尼,能對教育如此醉心的投放者非蘇用發莫屬!
       
       繼創建崇文中小學與亞洲國際友好學院之後,蘇先生一再獨挑大擔,拿出比別人多得多的資金包括建後的營運資金;他以驚人的毅力和奇蹟般的速度建成棉中中小學和開學,體現了他“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對棉蘭華教事業不遺餘力和義無反顧的大公無私的崇高精神。
       
       講話中提到他辦校的目的,為了幫助華人和友族的貧民子弟能有讀書的機會,特別是通過文化教育提高友族子弟的就業能力,以便改變他們的生活環境,讓整個社會變得更加和諧、美好。言簡意賅,卻充滿善良和關愛,不愧是出自一位教育慈善家的肺腑之言!
       
       蘇用發說教育可助國家發展經濟。如果一個國家的教育不普及和發展,就會直接影響到它的經濟乃至社會民生,如西方國家的經濟實力比一般亞洲國家强大,原因是該等國家的教育制度比亞洲國家發達得多。
     
       當講到為什麼官員貪污受賄的現象屢見不鮮的時候,他爽直地說道很多貪污犯原來也是大學培養出來的高材生,可是,在印尼大學没有開設涉品德教育的科目,令到有的人没有受到深刻的德育“洗腦”就離開學校了。結果,一旦踏入花花世界便見錢眼開,他們中有的人在政府的崗位上不是一心一意為國家和人民服務,反而像挖土機那樣挖空“國庫”,甚至於出賣國家的利益而中飽私囊。對此,他表示很痛心,希望加強學校的品德教育課,因為培養一個品質與文化俱全的人,恰恰是學校的責任。
     
       話題觸及提高大學的教育水平。蘇用發說印尼的大學世界排名落後,他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想不到他不但對辦中小學饒有經驗,而且對管理大學教育也滿懷信心。他透露說,己有初步計劃協助大學從研究中低端的製造工業做起,決心打出名堂,為印尼爭光!

       談到中國的“一帶一路”世紀戰略,蘇先生說 “一帶一路”為中國本身的企業推向海外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楔機。現在,在棉蘭來了很多中資企業,他們在這裡設立辦公室或代辦處,聘用了不少本地人材。看到祖籍國中國在印尼進行大量投資,成功承建了許多工程項目包括發電厰和高速公路,身為華人都為之感到驕傲和自豪。同樣,要是華人對印尼祖國做出了一項即便微不足道的貢獻,也可為祖籍國添增一點光彩。為幫助中企發展,他指出亞院可以向社會輸送師資以培養更多學生,為市場輸送更多所需人材。
       
       緃觀蘇用發的講話,他是一位對事業永遠不斷進取的人,更是一位說到做到的人。他說,棉中中小學為了將來發揮更大的作用,現在用高薪聘請教職管理人員,千方百計提高教學質量,就是為了培養品學兼優的學生,為社會或升入大學造就可塑之材,不管就業或深造,如果放到社會,都能獨當一面,為社會謀福祉,真正成為社會的中堅。以上就是蘇用發個人對棉中中小學於培養學生方面的設想和期許。我想以他樣樣追求完美的性格,他可能為此己對校董會下了一道“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死命令。
     
       蘇用發先生滿懷壯志,決心要為發展印尼蘇北的華教闖出一條新路,不愧是印尼華人的一面偉大旗手!

 

       
观摩团成员还参观了棉兰的美达村

       最後,作為題外話,提出兩個非座談會講話範圍但與講話內容相關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棉中中小學為一間三語教學的華人學校,三語中是否可以偏向哪一個語種的問題,看似一個“禁區”。比如中文或華語,作為華人的母語,是否應該比其他兩種語言的教學比重大?又,母語教學是否包含學習文學與歷史?

       第二個問題,棉中中小學既然是一間華人資辦學校,但按照教育部的規定,生源是來自社會各族裔的子弟。那麼,今後招生的時侯,華人生源與其他族裔的學生人數的比率是否有所控制,所佔比例應是各佔多少?而限制其他族裔的學生就讀本校,這似乎是另一個“禁區”。
       
       請問棉中中小學應如何在不違規的情況下突破這兩個“禁區”?

 
                                                                                                               寫于2018年9月30日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