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宣传部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黄胜: 黄胜兄: 双边框两条线,内线像...2018-09-01 04:16
芸儿: 意如香,寫得好 ! 風聲雨聲...2018-08-16 02:54
ol li: 謝謝芸兒的稿件,大家可重溫當日...2017-12-23 13:32
ol li: 李老師﹕ 你的中學生活太令人羨...2017-12-23 13:07
KFC: 钦福学兄, 你的中学时...2017-12-10 09:53
lang lang: 《喜讯》 作者:第15组...2017-10-08 14:04
返回
重現『九二0』事件 (紀念『九二0事件』75周年) 齊興邦作者: 宣传部


重現『九二0』事件

(紀念『九二0事件』75周年)

                                         齊興邦


 
(『9.20事件』二周年紀念照片說明
 
 
        1945年9月20日,『九二0事件』二周年,在棉蘭舉行了紀念會,會后合影。面對照片,前排左起第二至第八位為印尼人難友,他們是代表許多同族難友前來參加的,用意之一是要感謝中國人難友救命之恩。
 
 
       先達政治犯監獄犯人關了一年多之后,因餓病死人數驟增,監外華僑親友得知之后,奔走交涉呼吁用各種途徑要求獄方準許送食品,后來終于獲準每日送一次豆類食品,以防治浮腫病。華僑難友獲得外來食品之后(印尼人家屬遠在外地,沒人送) 便把多余食品接濟印尼人難友,使他們能活下來,所以感激不盡。)
 

九位烈士簡介
 
鬼子對抓捕了華抗成員、反盟成員、抗日志士進行殘暴的酷刑,往往把人打得重傷活不成了,便釋放回家后死去,省了他的事。

       林劍影  (1915 - 1943),抗日志士,被捕后受毒刑,釋放回家第二天即傷重逝世,遺下老母和新婚妻子。



       雷炳光  (19xx - 1943),華抗干部,被捕嚴刑拷打犧牲。


       李金旺  (19xx - 1943),華抗成員,受刑重傷,死于先達醫院。



       吳漢興  (1918 - 1944),華抗成員,死于先達監獄。

    
謝怀蔭  (19xx - 1944),華抗成員,受刑過重,死于先達

醫院。


       黃亦偉  (1925 - 1945),反盟屬下青年聯誼會成員,被捕受刑重傷,釋放后在醫院逝世。


       陳季華  (1908 - 19xx),反盟成員,1943年8月第二次被捕后''失蹤'',下落不明。



 許展釗  抗日志士,在獄中染上肺結核病,戰后盟軍安排免醫住院治療,終于不治 (無相片)。

 楊万元  (1915 - 1944),華抗成員,審訊時乘敵人不備,奪刀自殺身亡 (無相片)。




       侵占印尼日軍,經過縝密偵察部署,于1943年9月20日凌晨,在蘇北包括亞齊地區發動了一次大規模的廣泛的搜捕行動,分別由憲兵部和特高科執行,主要對象為華僑地下抗日組織、華僑抗敵協會簡稱華抗,和反法西斯同盟簡稱反盟的成員。包括前荷印軍人、抗日西方人士、親荷人士、甚至商人、社會知名人士等。不過商人等很快就獲釋放,聚焦搜捕抗日組織和人士這才是日軍的主要目的。華僑把這次大逮捕稱之為『九二0』事件。以下筆者根據有關書刊資料加以整理,重現九二0當天華僑抗日組織及后續情況,以紀念今年『九二0事件』75周年。
 
 
       巴人,(王任叔,化名何先生) 1943年9月20日清晨,巴人正打算領了配給糧之后去大地書店找趙洪品,迎面看到吳錫柳騎著自行車沖來,他神色張皇騎過巴人身旁,并不跳下車來,而是打暗號似的說:''快離開,大地書店被包圍了。''并且說別再回家,劉岩那里他去通知。于是巴人穿著拖鞋,無目的往前走。巴人是鬼子要抓捕的人員中的重中之重,居然在大街上蹓躂,警特沒認出來,可見其無能,匪夷所思。
 

 
       終于阿金(李國海,先達人,巴人在新加坡教書時的學生)騎著自行車赶來了,把他載到半路店父母家的菜園暫時落腳,兩三天后逃往外地。
 

       張揚人,『九二0』那天早上,揚人一大早外出去買早點,日本鬼子晚了幾分鐘到他家沒抓到揚人,就把他的老母親押上軍車,正好揚人看到此情景,馬上掉轉自行車趕去報告趙洪品、丁韻清夫婦,幸虧那個晚上他們夫婦沒在大地書店過夜,兩人在家聞訊得以逃脫。揚人又去告訴呂慧英,呂再告訴張绵松、龔瑞花夫婦,三人逃到半路店呂的大姐的菜園,隨后又轉移。
 
 

张扬人

       揚人隨即騎車40多公里,直奔海邊小鎮网岸(Bongan)告訴陳洪、張鳳書老師。他倆富有革命斗爭經驗,認為鬼子在市內搜捕之后會轉向城外,便反其道而行,當晚三人返回棉蘭藏匿。揚人的老母親因沒文化,客家話說了也聽不清被釋放回家。
 
 
       陳洪,陳洪和張鳳書老師帶著一歲多的女儿(檳檳,在馬來亞檳榔嶼出生),原來住在新巴剎附近的Semiru街,住處也是華抗領導開會的地點。他倆警惕性高,知道住處來往人多,尤其是和王桐杰見面談話之后。王愛吹牛皮講大話,憑兩把手槍就要搞武裝斗爭,十分魯莽不可靠,反盟也有此意見,所以決定疏遠他,最后切斷和他的關係。那時已得悉王被鬼子注意所以叫他離開棉蘭躲起來。而陳洪一家也決定搬到网岸,那里有蘇東中學時的同班同學,也是華抗成員林德壽關照。此事陳洪只告訴了張揚人。(『九二0』那天清晨鬼子去抓捕便撲了一空。) 陳洪一家回棉蘭呆不久即去丁宜,由同班同學華抗丁宜支部領導人黃金清接應,安排他們在万挽農村隱蔽下來。
 

 
       棉蘭是日軍的大本營,憲警特密布,絕不可久留。張揚人是華抗的''大管家'',華抗棉蘭及外地的組織機構人員名單都由他掌握,所以陳洪指示盧秋生、張愛粼盡快幫助揚人逃離棉蘭。因張知道揚人的藏身地點,便很快幫助他逃離魔窟,也由黃金清安置在万挽農村。
 
 
       黃卓明,9月20日早上6時,黃媽媽從市場買菜回來,一進門就說:''今天路上很多日本兵走來走去,還有一些站在十字路口,東張西望。'' 當時卓明睡在床上,一聽媽媽這麼說就知道情況不好,馬上起床穿上衣服,騎上自行車出門去通知友人。見到程英琅在家樓上抱著嬰儿(周芸),就大喊''快走快走!日本人跟著要來了!'' 他去通知馮禹萱,當時日本人正在馮家搜查,幸虧馮的五弟很機警,從門縫探頭出來說:''快點走,我哥哥被抓了。'' 卓明馬上離開又去通知甄樹熙,看見甄的弟弟在離自家門口約十間屋遠的地方向他搖手示意不要來,不然他就自投羅网了。他又去通知龔瑞花,遇到龔的媽媽告知龔瑞花已經逃走了。
 



黃卓明

 
       『九二0』一周后,鬼子開著大卡車帶著印尼人警特去沙紙廠抓捕黃卓明,車停在大路旁,警特走小路進來,他不認識黃,躲在廁所的黃被他堵住查問黃卓明在那里?黃機智地隨口說去了市里買咖啡。就這樣,警特眼皮底下的黃卓明,帶著警特去抓子虛烏有的''黃卓明'' ,在市里各咖啡店轉圈子。途中路經荒地時,黃本想把警特推下水井再用亂石砸死,后想擔心鬼子報復殃及工友及周邊居民而放棄。最后卓明趁警特回去向鬼子匯報時逃之夭夭,演了一出驚險精彩鬥智戲。棉蘭已不能呆,他便到附近頌牙友人的菜園務農隱蔽,直到日本投降再回棉蘭。


 


郁達夫


张凤书

赵洪品


刘岩


       『九二0』當天,華抗被捕的領導人有陳吉滿、霍警亞、伍華鋈等人。華抗被捕人員都關在特高科拘留所,由特高科審訊。反盟似乎由憲兵部負責,別處關押。
 
 
       教訓,其實在鬼子發動『九二0』逮捕之前,就巳經有了來自各方面的信息情報,然而并沒有引起領導人的重視。
 
 
       例1:巴人說大概在『九二0』一個月前趙洪品匆匆跑來告訴他,說有一天他碰到個同日本人有來往的姓姚的朋友,姚帶好意也帶警告似的對趙說:''日本人正在到處偵察反日的共產黨,你老趙要當心呢。''
 
 
       不久后,回蘇西去的德生(邵宗漢),打了個電報來,說道:''黃糖落價,請勿拋出。''這自然是一句暗號。趙濂(郁達夫) 在憲兵部那里當翻譯,可能得到了一些什麼消息。顯然要他們活動更加謹慎和小心。''黃糖''這詞叫他們馬上聯想起一個姓黃或姓王的人來。也許就是日本憲兵在追索這個人(王桐杰),又可能是巴人自己(王任叔)。可是不久有一天,那姓姚的又叫老趙到他的糖業公會去,極為機密地告訴他一個消息:''王桐杰被捕了。''
 
 
       德生從蘇西回來告訴巴人他們,是趙濂從日本憲兵部那里知道日本人在到處追索一個姓王的中國人抗日分子,所以他就打了這個電報來。現在才知道原來被追捕的是王桐杰。
 
 
       巴人也因此再一次同華抗的陳洪談起,凡是王桐杰知道的地方一概搬遷。但沒有想到第二步,萬一危機到來如何退到鄉下去。巴人說,前兩天得到的消息,他竟沒有馬上採取措施,兩天后就發生大檢舉了。
 
 
       例2:李明清說,『九二0』前一天(即9月19日),有一個自稱要同他父親做生意但實際上是日偽便衣警察的印尼人來到他家,同他父親誇誇其談時,無意中透露了日本當局要大抓人的消息。當天下午他趕緊把此消息報告華抗一領導人,卻沒有被重視,採取應急措施。
 
 
       叛徒王桐杰的下場。  王桐杰在棉蘭的日本華文報館工作,意欲了解日方情況。后來發現被日方跟蹤,便逃回峇姑弄小鎮老家,卻被日憲兵密逮捕。平時愛講大話吹牛皮的傢伙,被捕后經不起威逼利誘,竟徹底叛變。因為他曾是華抗領導班子成員,便把他所知道的組織機構人員情況包括他所知道的反盟一些情況,和盤提供給鬼子,成為鬼子最忠實得力的鷹犬,被授予''大尉'' 軍銜,成天帶著鬼子到處搜捕抗日分子,罪大惡極,血債累累。
 
 
       他萬萬沒有料到他的日本主子會垮台。日本投降后他曾被抗日義士痛揍,扭送給盟軍關押。他很狡滑裝瘋被釋放,逃回峇姑弄老家不敢出門,由其姐供養。
 
 
       大約二十來年前,曾經有一位被他陷害但脫險的抗日人士去找他。据說這時他躲在一間骯髒黑暗的小屋里,身上又髒又臭,說話嗚嗚語言不清,不知道是否又是在裝瘋,反正已成行尸走肉。按年齡推算,如今巳成白骨精了。
 
 
資料來源:

『印尼散記』''從棉蘭到蒂加篤羅''  (巴人著)
 
                  
『忘不了的歲月』''蘇島九二0事件回憶''  (盧華漢著)
 
                  
『九二老人談往事』''逃亡''  (黃卓明著)
 
                  
『難忘的九二0』''我參加華抗的回憶片斷''  (李明清著)
 
                  
『難忘的九二0』''憶揚人同志二三事''  (舜凌著)

 


 印尼苏北华侨华人沧桑岁月
(印尼苏北华侨华人历史会社)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