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曹世木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宣传部: 謝謝舒芸投稿香港"棉中網"﹕ ...2018-12-09 05:15
清泉: 我是在棉中会所当值班员时,参加...2018-12-05 02:21
KFC: 施光旋校友是个性格极好,温和善...2018-11-29 12:50
水沙子: 光碧:令弟光旋是我的同事與朋友...2018-11-29 09:21
guangbi: 水沙子:感谢你对我弟弟光旋不幸...2018-11-29 07:44
芸儿: 意如香,寫得好 ! 風聲雨聲...2018-08-16 02:54
返回
查洛特和喜哈爾為什麼落選─ 評2018年蘇北省長的競選(九)作者: 曹世木

查洛特-喜哈爾組合為什麼落選

─ 評2018年蘇北省長的競選()

曹世木

        2018年蘇北省及地方首長的同步選舉己告落下帷幕。

        雖未正式公佈選票結果,但根據投票當晚LSI調查機構的計票顯示,在投票率己達到99.33%的情況下,原競選編號第2號的查洛特-喜哈爾組合(簡稱Djoss)以42.8%的得票率敗給取得57.2%得票率的對手原競選編號第1號的艾迪-穆沙組合(簡稱Eramas)。 

        因此,可以預料艾迪和穆沙分別當選蘇北省正副省長幾乎是塵埃落定,是百分百呼之欲出的事實了。而查洛特和喜哈爾這對“過江龍”出奇的敗選,使到提名與支持他們的政黨和選民大跌眼鏡,連印尼斗爭民主黨的秘書長哈斯托(Hasto Kristiyanto)對得票率懸殊很大都覺得十分之驚訝! 

        大家也許很想探討Djoss落選的原因到底出在哪裡:

(一)    Eramas獲得八個政黨的支持,恰恰是Djoss失敗的主要因素。據蘇北大學政治研究員Shohibul Anshor Siregar的調查指出,原先支持前者的六個政黨,即大印尼運動黨、公正福利黨、國民使命黨、專業集團、國家民主黨及民心黨,後再增加民主黨和民族復興黨,共八個政黨在蘇北省國會裡100個議席就佔了77 個席位,加上縣市的地方議席共有912個,遠遠抛離支持後者的省和地方的211個議席。他的統計主要傳遞後者受到多黨聯盟大包圍,嚴重影響得票率的這一信息。上述支持前者的政黨通過各自地方的系統,進一步組織與發動後,所涉範圍廣泛,選民數目眾多。於是,在聲勢和數量上,Eramas理所當然比其對手佔了很大的優勢。

(二)     雖然Djoss的竸選政綱相當堅定明確,也宣傳得很响亮,但卻不一定討好所有的選民,特別是部份官員和企業主,包括個別的政黨。原競選編號第3號但後被裭奪競選資格的候選人J.R. Saragih的組合伙伴,即民族復興黨(PKB)的Ance Sailan 評論Djoss的綱領時,曾這樣說過凡支持Eramas的人,都覺得他們的政綱十分靈活,可塑性強,留有許多討論的餘地,所以能吸引更多的政客或選民支持。

(三)        Eramas一開始就擺出一副親向伊斯蘭宗教的形象,這與Djoss打着為“聖戰”的高調旗號,兩者作法與性質不同,爭取的對象也不同。甚至於投票日的前夕,艾迪和穆沙雙雙到清真教堂同教徒一齊做晨禱,其目的外人心知肚明。此外,艾迪亦較常在伊斯蘭教徒的集會上露面和講話,今年四月初,他就與穆沙分別以何身份不清楚,參加在棉蘭舉行的伊斯蘭教徒代表大會(Kongres Umat Islam,縮稱KUI),出席該KUI大會的還有來自宗教政界的重磅級人物如Amien Rais、Yusril Ihza Mahendra、Gatot Nurmantyo等人。

          原來按KUI的安排,並没有把2018年蘇北省長選舉的議題列入議程,但不知為何之後插了進來。後來還把KUI的決議寫入蘇北省伊斯蘭教徒憲章裡,且號召所屬選民遵照可蘭經教規把伊斯蘭教徒選舉擔任省、縣及市的正副首長。上述的做法,顯然是在為Eramas一方造勢,以削弱Djoss方的影響力。

(四)     宗教與地方主義色彩濃厚。據2010年的調查,蘇北省總人口數為12,982,204人,其中伊斯蘭教信眾計有8,579,830人,佔人口的66.09%,基督教徒3,509,700人,佔27.04%,天主教徒516,037人,佔3.97%;棉蘭人口計有2,210,624人(2015年統計),其中1,319,300人信奉伊斯蘭教,佔59.68%,基督教徒21.16% 以及天主教徒7.10%。在這樣政教合一的濃烈氣氛籠罩下,經過政客多番遊說,若有一半的教徒投Eramas的票,他們也會取得約429萬張的選票矣。此外,Eramas倆都是地道的棉蘭人,且非爪哇族裔,按傳統習俗,選民多少都傾向於崇拜和推選本地方的人當首長,因為他們相信自己人管自己都要比外地人好的觀念根深柢固。

        就上述的情況分析看,當中有些是他們知道的,如上述第一和第四點,查洛特本人很早就做蘇島出生的爪哇人的團結遊說的工作,喜哈爾也深入到峇達族人的地區宣傳政治綱領,爭取支持。但出乎預料的是,估不到他們的背景以及政綱為何會不受落於絶大多數的選民?

       以上只是根據掌握的情況評估,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原因呢?請聽聽哈斯托的一番講話吧!他這樣說道:

        “至於由民族問題、後是種族再後是地方來源問題引起的轉變,這是否乃一種政治程序,且受此影響與否尚待我們作進一步的研究”(Apakah inibenar sebagai sebuah proses politik di mana pergeseran dari aspek suku, kemudian etnisitas, kemudian daearah asal itu pengaruh atau tidak, kami masih melakukan kajian.)。

6 7.2018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