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曹世木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黄胜: 黄胜兄: 双边框两条线,内线像...2018-09-01 04:16
芸儿: 意如香,寫得好 ! 風聲雨聲...2018-08-16 02:54
ol li: 謝謝芸兒的稿件,大家可重溫當日...2017-12-23 13:32
ol li: 李老師﹕ 你的中學生活太令人羨...2017-12-23 13:07
KFC: 钦福学兄, 你的中学时...2017-12-10 09:53
lang lang: 《喜讯》 作者:第15组...2017-10-08 14:04
返回
法律與人權 ─ 評2018年蘇北省長的竸選(八)作者: 曹世木

法律與人權

─ 評2018年蘇北省長的競選()

曹世木

          蘇北省長競選的第三輪即最後一輪的公開辯論會,已於2018年6月19日(星期二)晚假座棉蘭市Santika 酒店舉行。

        按照選委規定,是晚辯論會的主題是“維護法律與基本人權”(Penegakan Hukum dan HAM)。辯論開始,兩對候選人即第1 號的Edy-Musa(Eramas)組合與第2號的Djarot-Sihar(Djoss)組合,分別宣讀各自的政綱。

        當晚,不論哪方,想都會充分利用這個辯論的平台作最大的“衝刺”,因為這是最後一次公開宣傳各自政綱的機會,看誰宣傳得越徹底、越被選眾理解和接受,誰就越能獲得更大的支持。

        果然,不出所料,是晚辯論會的氣氛與以往有着顯著不同的特徵,即台上自始至終散發着一股淡淡的“火藥味”!

        為配合當晚的主題,台上的大銀光屏幕突然顯示了一幅畫有“一隻椅子、老鼠和一疊金錢”的漫畫,不屑說,任何人看了都會立即醒悟漫畫的寓意,盡管反應程度不同。這幅漫畫的確是一條“導火線”,使“舌戰” 的平台頓時變成了鮮有的激辯瀲灧的海洋。

        說時遲,那時快,第2號候選人Djarot看了漫畫,聯想大會的主題,先發制人;他像老師講課那樣,慢條斯理地拉開了陳情說理的序幕,陳述着兩個前蘇北省長接連貪污犯罪的情形。他說犯罪份子用勒索來的錢不只賄賂了一大批國會議員,而且連法官也被試圖受賄,甚至於把政府的社會援助基金佔為己用,這種貪得無厭及貪贓枉法的行為已令到民眾痛心之至!因此,他意味深長地指出:“這個蘇北省的領導人必須保持清廉不貪一旦不再保持清廉,不會獲得人的信任了”(“Pemimpin Sumut itu harus bersih dari korupsi. Apabila pemimpin sudah tidak bersih maka rakyat sulit percaya”。

       Djaro的話句句扣人心弦,十分令人感動,猶如粒粒子彈,擊中“敵人”的心窩。最後,他嚴肅地指出省長或地方官員之所以犯罪是因為政府自身的管理制度出了紕漏,總之,是嚴厲執法不力的結果

        此時,他提問第1號的Eramas方,如果將來他們當了省長和副省長,應如何去管理政府的問題。接着,他情不自禁地把話鋒轉而責問Edy的競選伙伴穆沙(Musa Rejekshah),指他過去曾幾次被肅貪局調查員“傳召”問話,到底為什麼才被“傳召”?還提及他被肅貪局數次錄取shah供詞,理由原來他是(前蘇北省長)Gatot Pujo Nugroho涉嫌賄賂眾多議員案的(辯方)證人。他為此義正詞嚴地責問對方:

        “穆沙先生,面對一个透明的政权,你將怎樣去執行一套管理制度?”
Musa竟然拒不承認自己被傳召受到涉嫌的事,反而以嘲諷的語氣挖苦Djarot說:“查洛特先生因在蘇北居留的時間畢竟不久以致不知事實真相”(Pak Djarot kurang lama tinggal di Sumut,jadi tidak tahu cerita sebenarnya) 。

         接着,再諷刺對方說道:“查洛特先生本人才剛申領蘇北省居民身分證,又怎知蘇北省的事呢”(Bagaimana tahu Sumut, orang Pak Djarot baru ngurus KTP jadi warga Sumut)!

         的確,社會上曾有過質疑和議論紛紛Djarot的含NIK字頭的蘇北居民身分證,說是繞過村鎮長的辦理手續,純屬茶餘飯後之閒談。

         過程中雙方把注意力放在法律和人權的議題方面。就法律制度的問題,感覺第1 號的Edy闡述的論點較空泛,論據不足,如泛泛提及國家法律制度說“印尼的法律仍然對下嚴苛對上寬鬆”(hukum di Indonesia masih tajam ke bawah dan tumpul ke atas),結論是由於針對草根階層,所以罪犯就越來越多,他希望能盡快改變這種狀況。

         相對而言,第2 號的Djarot卻闡釋得較具體、清楚,如舉例土地訴訟問題,他說:“許多蘇北省的土地訴訟案件都是有錢的人勝訴!而窮人的土地則被掠奪一空,且還常常輸了官司”。

          期間,Djarot提及一件發生在2015年日里厝冷縣Ramunia地區的土地案子時,說當時有一個村民叫Open Manurung的申訴人為交涉土地曾與當時軍區主管的Edy對峙。可是後來申訴人不但伸張不到土地的所有權,尚被人歐打受偒至今。對此,Djarot問當時經辦該案件身任省軍區司令的Edy哪裡還有社會公義?但後者卻像賣關子似的、輕輕鬆鬆說道:“凡非蘇北的人都不知道Ramunia土地案子的”。他又說申訴人當年強硬申索的土地是軍隊擁有的地盤,該案件其實早在當事人本身向他“道歉”而解決了。他因此批評Djarot說“不要不懂裝懂”。可是,至於那個村民即申索人為何被打偒,他卻隻字不提。

        對於土地問題,Edy一味駁斥對方,說有了“潘渣希拉” 和1945年憲法第33條款的保障已足夠,何須有那麼多的條規?於是,他說:

        “那麼,對土地所有權的問題,不要被人玩弄,搬出這個那個條文出來唬人”(Jadi hak kepemilikan tanah, jangan dipermainkan, ambil sana ambil sini)!

         還有,談到目前國家的土改問題時,他說不反對佐科威總統以政治方式進行土地改革的措施,但他指出農民手裡所握有的應是非“被強制”的“土地證”(Sertifikat),言外之意,他懷疑這種土改方式是否公正成迷。他的顧慮是:

         “不過,我們正為法律存在的政治壓力而擔心,因為有自認是政治精英、人民代表的人,卻利用政治來為其利益服務”(Tapi, kami mengkhawatirkan adanya pressure politik kepada hukum. Ada yang mengaku elite politik, wakil rakyat, tapi memanfaatkan politik untuk kepentingannya)。

        談到投資環境,Djarot說要給投資者提供一切方便,此外也要注意投資上的安全,但其對手Edy卻不耐煩地反駁說,最主要的是準字和安全,無須banyak sekali retorika,免掉繁文縟節的審批手續。

        談及人權問題,不同候選人所持觀點不盡完全相同,甚至有的相悖。Edy說要徹底處理蘇北省內涉嫌基本人權的案件(kasus HAM),而Djarot 則要優先解決基本人權問題(masalah HAM)提到要創建公正、平等的社會,用三張卡,即俗稱的“智慧卡”(Kartu Sumut Pintar)、“健康卡”(Kartu Sumut Sehat dan BPJS)及“家屬福利卡”(Kartu Sumut Keluarga Sejahtera)為人民謀福祉。

        總之,2018年蘇北省長競選的辯論會終告結束,那“真槍實彈”的投票選舉日即將來臨﹗

        縱觀三次辯論的情況,第1號Eramas組合的優勢在消失,而Djoss組合的不利因素漸向好的方面轉化。

        毫無疑問,看了上述兩對候選人的表現,聽了他們的辯論應對語言與技巧,相信選民自有評價。更重要的是,哪個真正具有管理蘇北的智慧和能力,真正透過管理實現政綱制定的各點措施,以及真正能把蘇北省建設好,這些才是選民投你一票的基本條件。

24.6.2018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