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周彥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黄胜: 黄胜兄: 双边框两条线,内线像...2018-09-01 04:16
芸儿: 意如香,寫得好 ! 風聲雨聲...2018-08-16 02:54
ol li: 謝謝芸兒的稿件,大家可重溫當日...2017-12-23 13:32
ol li: 李老師﹕ 你的中學生活太令人羨...2017-12-23 13:07
KFC: 钦福学兄, 你的中学时...2017-12-10 09:53
lang lang: 《喜讯》 作者:第15组...2017-10-08 14:04
返回
六月,光榮的朋加諾月作者: 周彥

六月,光榮的朋加諾月
作者:Joseph Osdar      翻譯:周彦

 

譯者按  本文摘錄自2017年6月3日雅加達《羅盤報》,譯時略作了些刪減,標題亦稍作修改,特此聲明。本文作者原為上述報紙資深記者,現為獨立專欄作家,撰稿頗豐。 2018年6月6日是己故印尼國父蘇加諾總統的48周年冥辰。蘇加諾先生一生為進行民主抗荷、爭取民族獨立運動及後領導印尼的革命與建設,立下豐功偉業,他也為維護國家與民族的統一事業奮鬥終身,鞠躬盡瘁,是一位偉大的愛國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  正當全國人民懷着沉重的心情緬懷這一位偉人的時候,有政黨提出借開展“六月是朋加諾月”的活動,結合當前國內形勢推動學習與繼承先總統倡導的“潘查希拉”建國五基的精神。 回教斋戒月結束後的6月27日便是印尼全國地方首長的選舉日,緊接着是明年的總統大選,以上兩件是印尼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大事,每一個關心國家前途的印尼公民無不拭目以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年6月1日,我重寫了那篇關於在東爪哇勿里達參加紀念朋加諾第31週年祭宴儀式(AcaraHaul)的文章。而這篇題目叫作“朋加諾名望流芳”(Aroma Bung Karno)的文章發表在《羅盤報》的專欗裡。

       那篇文章開頭,我這樣寫道:“六月是朋加諾月”。不料,次日就在雅加達市中心《羅盤報》編輯部大厦右翼道路的前面,懸掛着有一條寫着“六月是朋加諾月”的橫幅大標語,我不知道是誰把它懸掛上去的。我寫“六月是朋加諾月”,理由是因為有關印尼共和國第一任總統的三個重大事件都發生在這一月份裡。
朋加諾1901年6月6日誕生於泗水。

       1945年6月1 日,在獨立籌備工作檢查機構(Badan Penyelidik Usaha Persiapan Kemerdekaan,縮稱BPUPKI)的會議面前,朋加諾曾被要求作有關國家的基本原則的講演。於是,朋加諾即席提出了有關“潘查希拉”的方案。之後,BPUPKI大會便以鼓掌的方式通過了朋加諾的“潘查希拉”方案,自此該方案就成為了印尼國家建國的基本原則。

       1970年6月21日(星期日)早上七時,朋加諾在雅加達陸軍總醫院逝世,並在同日近傍晚的時分,將先人的遺體安葬於勿里達的墓園。那時候,全國人民下着半杆的紅白國旗,藉以悼念已故的朋加諾。

        1987年6月,我在雅加達參加朋加諾第17週年祭宴儀式時,分發給我一本叫作《17年前─1970年6月21日,朋加諾逝世》的書。那本封面有朋加諾的半身像,封底則是紅白國旗的書裡登載了一些文章,包括剪報以及國內外雜誌報導朋加諾逝世消息的內容。

        記住,1987年是“新秩序”(譯註:獨裁專制政權)進行強烈“去蘇加諾化”行動的時期。

        該本書裡有幾篇是由當時朋加諾時期的情報部長穆罕默德帝阿(Burhanuddin Mohammad Diah,暱稱BM Diah)所撰寫的文章。穆罕默德帝阿生於1917年4月7日哥大拉夜(現稱班達亞齊)、卒於1996年6月10日雅加達,後安葬於雅加達的Kalibata烈士陵園。他分別於1966年7月25日至1967年10月17日的朋加諾時期,及1967年10月17日至1968年的蘇哈托時期擔任情報部長。眾所周知,他也曾獲任命印尼駐捷克、匈牙利及英國的大使。他因曾擁有三個時代新聞記者的雅號而聲名大噪一時。

       在一篇題目《獨立之父朋加諾》的文章裡,穆罕默德帝阿字裡行間盛讚朋加諾為印尼共和國國家統一的設計師。茲摘引他文一道分享,他說道:“没有蘇加諾,就没有統一的印尼,就没有統一的民族,就没有印尼的獨立,就没有國旗,也没有大印尼國歌以及没有這本《1945年憲法》”(Tanpa Sukarno tidak ada Satu Indonesia, tidak ada Satu bangsa, tidak ada Indonesia merdeka, tidak ada bendera, tidak ada lagu Indonesia Raya dan tidak ada satu Undang-Undang Dasar 1945)。按穆罕默德帝阿的說法,朋加諾想要用“潘查希拉”建立一個新的世界,更希望這個世界成為接納“潘查希拉”的典範。

        另外一個作者就是1919年4月19日出生在東爪哇波羅洛俄及卒於2002年10月27日在雅加達的穆罕默德伊斯納恩尼(Mohammad Isnaeni)了。穆罕默德伊斯納恩尼從1966年至1982年任人民代表會議(國會)/人民協商會議的副主席,以及自1982-1983年期間為印尼駐羅馬尼亞大使。

      穆罕默德伊斯納恩尼提到,他以國會副主席的身份參加1975年8月20日外交部座落於雅加達市中心Pejambon 道6 號的潘查希拉大厦落成儀式。當時的外交部長,即後來的印尼第三任副總統(23.3.1978-11.3.1983)的亞當馬力克(Adam Malik)說道:“這座潘查希拉大厦的意義和價值不只是高大而已,但也表示我們國家民族歷史的永恆存在,因為這是第一回在這座大厦宣告‘潘查希拉’,甚至於是在1945年6月1 日誕生之後作為我們國家建國原則的‘潘查希拉’的誕生地。”

       此外,於1950-1953年期間擔任印尼國軍武裝部隊參謀長的TB‧西馬督邦(Purnawirawan TB Simatupang)中將寫了一篇標題為《朋加諾的未來價值》的文章,文中寫道:“不管怎麼樣,假若他(朋加諾)没有生活在我們的中間以及没有他和我們一起戰鬥,那麼可想像到我們國家和民族的生存將要面對更加困窘的境地!”[Namun hidup kita sebagai Negara dan bangsa agaknya akan jauh lebih miskin sekiranya dia (Bung Karno) tidak pernah hidup dan berjuang di antara dan bersama-sama dengan kita.]

       此文乃於朋加諾1970年6月21日逝世之後,摘錄自《希望之光》晚報。後於2013年11月8日,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總統決定授予TB‧西馬督邦民族英雄的稱號。

       還有,轉登載在《17年前─1970年6月21日,朋加諾逝世》這本書裡Neesweek雜誌的悼念文章,就有如下評價:“朋加諾的逝世‧‧‧,‧‧‧,因此失去了殖民統治時代的一位世界偉人。”

       今年2017年6月初,當我正在雅加達南的一家私人銀行排隊的時候,就聽到一位年輕的女職員與客人交談其不久前到北非旅遊的經驗時,她說道:“許多從歐洲和非洲來的友人都不認識印度尼西亞,他們只知道峇厘和朋加諾!”

       又,曾經擔任2015-2016年印尼海洋與資源統籌事務部部長的里查爾拉米(Rizal Rami),在雅加達出席一項活動時,曾經談及他在美國紐約的經歷,當他與開計程車的司機交談時,所獲印象是:“那個司機根本不認識印度尼西亞,但卻知道朋加諾啊!”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