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周彥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黄胜: 黄胜兄: 双边框两条线,内线像...2018-09-01 04:16
芸儿: 意如香,寫得好 ! 風聲雨聲...2018-08-16 02:54
ol li: 謝謝芸兒的稿件,大家可重溫當日...2017-12-23 13:32
ol li: 李老師﹕ 你的中學生活太令人羨...2017-12-23 13:07
KFC: 钦福学兄, 你的中学时...2017-12-10 09:53
lang lang: 《喜讯》 作者:第15组...2017-10-08 14:04
返回
關於華人“族語”在印尼“消亡”之說之我見作者: 周彥

關於華人“族語”在印尼“消亡”之說之我見(上)

周 彦


             中國語言專家潘文國先生在《國家安全中的語言戰略》論壇上發表了一篇關於“漢語在印尼”的講話,說作為“華人的族語”的漢語言和中文“實際上已瀕臨消亡”,又說道“對華人來說,漢語己不再是他們的‘根’”,他為此而大感 “震驚”和“震撼”。

       這是隨着他應邀到印尼爪哇五個城市講學,通過短短十四日自稱“旋風式”的講學參訪座談,回到國內後便在上述論壇發表了關於印尼漢語“消亡論”的講話。

       個人認為,潘教授的“結論”未免過於悲觀,亦有“以偏蓋全”之虞,因為他所指的情況只是爪哇一地,爪哇之外的的情形事實並非那樣糟透。

        首先,不明白潘教授為何把“印尼漢語”的“消亡”提到(中國)“語言安全”的戰略層面立論?此乃敏感性問題,如此觀點與中國全球一體化的新理念,提倡人類共享創新科技帶來的經濟利益的同時,積極推動漢語言和中文國際化的思維,是否大相徑庭?

        其次,作為一位有民族良心的學者,他擔心在雅加達和爪哇島幾個地方接觸和看到的華人不懂華語或講中文將面臨的“危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不同意當他到看守(泗水)文廟和(三寳隆)鄭和廟的人不會華文,只能說印尼語,便提出責問保留“這樣的文化古迹還有意義嗎”的見解。他一口斬釘截鐵地否定,甚至於結論說,印尼約一千多萬的華人將面臨一種“没有語言,文化也將蕩然無存”的危機,即將被同化成為“不會說華語,不認識華文”的一支族群,言之鑿鑿。 

        就此,個人感覺他好像看不到或者說不上很了解當前印尼華人在搶救中文和保護中華文化傳統方面所做的努力和付出。 從“9.30”事件到1998年“新秩序”專制政權垮台及印尼實行民主改革,這是被禁閉達三十二年之久的中文教育和中文報紙的空白歴史時期。因為這個緣故,整整造成至今六十歲上下的一代華人變成為“漢語盲”,著名華人政評家意如香先生把他們比喻為“失去的一代”恰如其分,也是造成印尼地區懂漢語講中文的人出現嚴重“斷層”的現象。

        雖然華文解禁後印尼全國幾家華報先後出版,但因商業社會講求效益為前提,有的因讀者少或銷量不旺而自生自滅。這幾十年可謂辦報艱難,經營者苦不堪言,但是報業同仁始終抱定堅持以中文傳播信息、承繼與發揚中華文化的心結,潘教授可能因為没有機會深入了解,以致對此不但不給予支持、鼓勵和同情,反而出口竟是“現在還在掙扎辦報的幾乎都是70歲以上的老人”的一堆挖苦話,隱喻“夕陽報業”,前景不佳矣!然而,民主改革後起着急先鋒作用的恰恰是華文報紙,因為通過報紙的廣泛和及時宣傳、教育,才催促了華人的覺醒與團結,其社會影響,非一般言語可形容。潘教授所言,實有對報業前輩不敬之嫌。

       與此同時,反而非正規華校或中文補習班則如雨後春筍般建立起來,但多以家庭補習的小規模或業餘形式進行,似乎是自然形成一種置當局的“規管”於度外的“行業”(恕我冒犯),因為學習中文己成為多數華人家長的自發要求,所以上述補習班就十分迎合社會需求而蓬勃發展起來。直至最近的十年,各地華人自資的三語學校(有的屬大學性質如棉蘭的亞洲國際友好學院),相信勢必經過多番申請最後當局教育部認可才逐步開辦起來,迄今當局尚未正式放開中文學校的開辦令,三語學校都是以慈善基金會的名稱註冊且受諸多限制。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