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曹世木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ol li: 謝謝芸兒的稿件,大家可重溫當日...2017-12-23 13:32
ol li: 李老師﹕ 你的中學生活太令人羨...2017-12-23 13:07
KFC: 钦福学兄, 你的中学时...2017-12-10 09:53
lang lang: 《喜讯》 作者:第15组...2017-10-08 14:04
宣传部: 福蒸学友:您好!收到您发给我的...2017-10-06 13:07
黄胜: 前些日子我在棉中网上写了一篇关...2017-06-26 03:47
返回
如何實現一個清廉管理的政府─ 評2018年蘇北省長的競選(五)作者: 曹世木




如何實現一個清廉管理的政府

─ 評2018年蘇北省長的競選(五)

曹世木

           蘇北省長競選的首輪辯論會已於2018年5月5日(星期六)晚正式開鑼,辯論會假座棉蘭市Santika Dyandra Premier 酒店舉行。 

       自此,意味着競逐2018-2023年蘇北省正副省長,即編號第1號的Edy Rahmayadi-Musa Rajekshah (ERAMAS)與第2號的Djarot Saiful Hidayat-Sihar Sitorus (DJOSS)這兩對競選組合的候選人,從競選遊說進入到“唇槍舌劍”的實質辯論的階段。

       按照蘇北省選擧委員會(KPU)規定,第一輪競選辯論的主題是Tata Kelola Pemerintah Bersih,Bebas Korupsi,即“没有貪污的清廉政府的管理”。

       據選擧委員會規定,準許各對候選人攜帶計有150 個人組成的助選陣容出席辯論會,同時規定每位候選人從闡明競選政鋼(90秒)、回答問題(60秒)及總結發言(30秒),共計只得三分鐘的時間,整個辯論會的過程由電視作實況直播。

       蘇北省選擧委員會亦決定,將分別於2018年5月12日和6月19日進行第二場和第三場2018年蘇北省長競選的辯論會,並己設下上述兩場辯論會的討論主題,就是“公正與平等”(Pembangunan yang Berkeadilan dan Berkesetaraan)及“維護法律與基本人權”(Penegakan Hukum dan HAM)。

       據稱上述三場的辯論主題,均由學者、專家及民間組織提出意見後,再經過選委會集體歸納產生現在的命題。

        該晚辯論過程分為六個環節進行,先由候選人各自闡明政綱,即對未來蘇北省的發展提出各自的觀點和責任(visi dan misi),因為現場直播的緣故,讓場外聽眾或者選民能夠直接觀察到和理解未來省長的思路,分享場內氣氛。

        就當晚辯論的一些情況,茲提出個人膚淺之見與讀者分享:

(一)     關於政府機構改革(reformasi birokrasi),第1 號的ERAMAS一出場言語咄咄逼人,聚焦於大談人性法治,如提出培養道德、維護法律及最大限度地提高機關人員的效率等等,一時間“言”壓全場。不過,期間當Edy本人談到森林問題如何影響到蘇北威望的時候,可能因為過多的解釋致離開主題,而被大會主席中斷其發言一陣。 

       相反,第2 號的DJOSS提出政府管理要透明,實行精兵簡政,並指出更換舊系統以至行政機關電子信息化實在必行,唯有這樣才能提高工作效率。這一對學者及行政經驗豐富的候選人,他們的發言篇幅不長,但卻言簡意賅,尤其Djarot駕輕就熟與深入淺出的簡練回答,一度博得場內場外支持者的好評。

(二)     談到如何利用與發揮本地人才的價值及處理風俗土地的問題時,第1號的Edy側重提出加強與民族地區的族長或宗教長老的聯系,發掘與依靠他們包括發揚馬達族Dalihan Natolu(尊重血親與姻親關係)的傳統,以求解決存在已久的農村風俗土地的問題。最後,他問對手Djarot知不知道怎麼叫作Dalihan Natolu‧‧‧‧‧‧

           此時,競選伙伴Sihar Sitorus對着Djarot細聲細語一會兒,後者聽後領悟,便從自己的座位上站立起來,他指着對方說,除了同意他的意見之外,他不慌不忙地爆出一句“風俗協商”(musyawarah adat)的話語,說只有加上了這一句才能更好地解決風俗地的問題。真是妙語恰到好處,如是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三)      接著,第1號組合的Musa Rajekshah提問第2 號的Sihar Sitorus關於他個人對成立打板奴利省的看法時,後者並没有給予直接回答。又,當被問到民主化過程中,對地方存在潛在的衝突抑或自決發展時,他也没有表示明確的態度。這時,身為國家幹部的他腦子裡十分清醒,對於地方獨立或自決,認為此一敏感議題涉及政體的主權,而且與現在辯論的主題完全風馬牛不相及,因此,他保持克制,說明其政治嗅覺高,修養到家。 

       當地社會輿論對於五日當晚兩對候選人的辯論情況,所持褒貶,意見良莠不齊。第2號的DJOSS的支持者和輿論,高度評價他們的發言準確、通俗易懂,貼切主題,現場表現佳。但是,第1號的ERAMAS的支持者包括輿論,多持肯定的評論,甚至於蘇北伊斯蘭大學的政治評論員稱讚他們遠勝於對方一籌。 

       不過,對於當晚的辯論,有報刊撰文稱整晚的辯論有所不足,說是欠缺“Greget”。此一爪哇語“Greget”為何意?即 “慾望”或“進取心”也!而我個人則認為辯論少了一點“火藥味”,幾乎没有經過激烈的爭議,給人留下有點平淡乏味的感覺。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