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周彥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ol li: 謝謝芸兒的稿件,大家可重溫當日...2017-12-23 13:32
ol li: 李老師﹕ 你的中學生活太令人羨...2017-12-23 13:07
KFC: 钦福学兄, 你的中学时...2017-12-10 09:53
lang lang: 《喜讯》 作者:第15组...2017-10-08 14:04
宣传部: 福蒸学友:您好!收到您发给我的...2017-10-06 13:07
黄胜: 前些日子我在棉中网上写了一篇关...2017-06-26 03:47
返回
蘇加諾總統的密令作者: 周彥

蘇加諾總統的密令

翻譯: 周彦

 

        譯者按:本文原標題72 Tahun Lalu,Perintah Rahasia
Bung Karno dan Cikal Bakal Paspampres,登載於2018年
1月3 日椰加達《羅盤報》,內容摘錄自 Sukotjo
Tjokroatmodjo撰寫的書 70 Tahun Paspampres《總統衛隊
七十年》。Sukotjo本人乃一位退伍印尼國軍少將,曾經擔
任蘇加諾總統的警衛員。該書談及一九四六年一月一日
蘇加諾總統下達一道遷都的密令,同年同月三日,一批自薦
保護蘇加諾總統的年青特警隊員擔負警衛重任!他們就是年
輕共和國的總統警衛隊的先驅,因為他們於是日見證並從此
開始英勇地執行保護總統的警衛。在那次緊急的安保行動中,
他們終於勝利地把蘇加諾及國家領導人護送到日惹。


《總統衛隊七十年》作者 Sukotjo

                      __________________
 

       在一九四六年的一月三日,發生了一起極具歷史意義的事件。那天,一批自願擔任保護蘇加諾總統的警衛的年青人,見證並同時執行了一次重大的安保行動。
      曾經擔任蘇加諾總統警衛員的退伍印尼國軍少將蘇科佐(Sukotjo Tjokroatmodjo),在他的《總統衛隊七十年》這本書里這樣描述:到了一九四五年臨尾時,不料椰加達的情勢變得越來越緊張起來了,擁護獨立的一派與支荷派相互進行攻擊,椰加達國家委員會的主席穆罕默德‧羅恩姆 (Mohammad Roem) 遭到襲擊受傷,總理沙里爾(Sutan Sjahrir)與情報部長阿明爾(Amir Sjarifuddin)亦都險些被荷蘭的支持者殺害。
      “因此,在一九四六年一月一日,蘇加諾總統向在Manggarai的火車維修中心下達了一道密令,要他們立即準備一列火車用以安全運送國家的一批高層領導人,”蘇科佐這樣寫到。
      於是,到了一九四六年一月三日,蘇加諾終於做出了從椰加達遷都到日惹(Yogyakarta)的決定,要求所有官員上至總統、副總統,下至部長和官員包括家屬,必須盡快啟程向日惹轉移。
      在椰加達,祇留下了沙里爾總理及準備與荷方進行談判的一些官員。
      因為這一次轉移要使用特殊安排班次的火車,所以這班火車就叫做“特別列車”(Kereta Luar Biasa, 簡稱KLB,下稱“特列”)。拉動這班特列的引擎機車是由德國Henschel厰製造的C28型、編號第 C2849號的火車頭,並配有督察或辦公車輛,全由鐵路局安排妥當。
       事實上,特列的陣容由八個車皮組成:一個行李車、兩個旅客車廂(一等和二等各一)、一個餐車、兩個臥舖車廂(一等和二等各一)及蘇加諾總統的辦公車和哈達副總統的辦公車各一個。
      據蘇科佐的敍述,列車於(一月三日)午後的時辰由Manggarai站開向Halte Pegangsaan的前方站,列車恰好就在蘇加諾位於Pegangsaan東路56號的屋後稍事停下,不久,特列才從Halte Pegangsaan站開出。但十五分鐘之後,它突然折返Manggarai站,並且進入第6 車道。不過,列車很快便繼續它的行程,以每小時25公里的速度,向著賈蒂尼牙拉(Jatinegara)的方向開去。稍後,列車停在賈蒂尼牙拉車站,等候由克愣德爾(Klender)站發來的通行訊號。
       “臨近晚上七時,特列繼續往前開行,但是,為免吸引該地區猖獗劫車匪的注意力,整列火車竟然熄著燈光而徐徐地向前蠕動。”
       就安保而言,不僅僅限於列車內部,而在與鐵路相互交滙的公路上都採取相應安保措施,例如把一隻空貨車皮橫在公路中間起著阻擋的作用。
       可是,一旦特列離開克愣德爾站後,它便亮起燈光,且以每小時90公里的高速向前疾駛了。之後的行進中,列車只停留兩次,一次是晚上八時在(西爪)芝坎佩(Cikampek)車站,另一次則是深夜一時在(中爪)普禾加多(Purwokerto)車站。
        是趟“特別列車”最後抵達日惹則是在一九四六年一月四日的清晨七時許。
        據說建立印尼總統衛隊的正式日期,就是以該次秘密的行動取得圓滿成功為依據的。

早期以自願的原則當警衛
        關於總統衛隊,並非一開始便是職業性的隊伍組織,但是,直至“新秩序”的時期,這一支職業性的隊伍才以“總統警衛隊”的命名正式組建。
       即便如此,印尼獨立之後的一段很長的時期裡,對總統身為國家領袖的保衛,共和國都一直不遺餘力地採取保護措施。例如:在一九四五年當PETA [(譯註:Tentara Pembela Tanah Air),即“鄉土防衛義勇軍”]的軍隊被解散和繳了械之後,惟有警隊還握有槍桿子。
       值得慶幸的是,即使那時候特殊警察部隊裡的一批青年警員僅僅佩有短槍和步槍之類的裝備,但他們認為對總統及國家領導人實在有必要採取保護措施;他們的這種願望出於對國家領導人的安保責任感,其中就有助理警長莽奇爾連同其他八位警員為此自薦承擔警衛。然而,盡管如此,警隊的頭目卻不敢表態支持與否,原因是那時候警隊仍在日本人的監控之下。
       話說自從政府的中心遷移到日惹之後,便由憲兵隊長Kafrawi負責警衛機構,Kafrawi的一切活動得到憲兵部隊的支持,該機構後來就叫做Pasukan Pengawalan Istana Presiden(PPIP),即是“總統府警衛隊”。與此同時,莽奇爾(Mangil)隊長則自始至終以警察的身份負起私人保鏢的領導工作。
        於一九四六年六月廿二日,憲兵部隊成立並由山托梭(Santooso)少將領軍。不過,不久後恢復實行由莽奇爾隊長擔當的私人保鏢的制度,而把總統府警衛隊改為屬於憲兵部隊編制的一個連隊。

苏加诺总统与莽奇爾(Mangil)隊長握手

       臨近一九四八年,陸軍與海軍中的憲兵分別被整編成為屬於武裝部隊中的憲兵軍種。於是,對重要人物的保衛,後來則由憲兵團的機動營B接管,其中該營的第一連由佐科羅普拉諾萝(Tjokropranolo)隊長負責執行保衛蘇蒂曼(Sudirman)總司令,而第二連則由蘇射鐵(Susetio)中尉負責保衛總統的安全。
        於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包括蘇加諾總統、哈達副總統、部份部長以及第二連的大部份士兵,都在不反抗的情況下,全被荷蘭軍隊所"俘虜"。可是,成功逃出的蘇射鐵中尉、蘇科佐(Sukotjo)少尉、拉美南(Ramelan)少尉以及其他十六個官兵等拉上隊伍,對荷蘭統治者展開遊擊斗爭。
        最後,直至證明國家的形勢很安定的時候,上述憲兵團機動營B第二連重新負起保衛總統的責任,同時接管椰加達總統府的警衛任務。
                                                         
23.02.2018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