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曹世木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KFC: 钦福学兄, 你的中学时...2017-12-10 09:53
lang lang: 《喜讯》 作者:第15组...2017-10-08 14:04
宣传部: 福蒸学友:您好!收到您发给我的...2017-10-06 13:07
黄胜: 前些日子我在棉中网上写了一篇关...2017-06-26 03:47
宣传部: 15组萧日辉评语: 因此,必...2017-06-14 14:49
宣传部: 15组杨长勇评语: 我们那一...2017-06-14 14:47
返回
端正意識,調整思維,回歸主流社會作者: 曹世木

 

端正意識,調整思維,回歸主流社會

─淺析“反對派”的反常意識

曹世木

        在“一國兩制”下,港人百分百享受言論上的自由,可以舉行大型的和平“抗議”集會,還可抬著棺材或揮動龍獅旗遊行示威表達“訴求”,但為防影響交通須先向警署申報,而上述言論自由、集會和示威遊行的權利皆受法律保障。
        因此,縱然有人光天化日下在街上大喊大叫“打倒”這個那個,或“推翻”這個那個,又或“反對”這個那個,甚至於公然高呼“香港獨立”‧‧‧‧‧‧等政治口號,對此絶大多數市民都已司空見慣,不知情者就當他們是“瘋子”、“街頭斗士”;知情者自然把它標籤為“反對派”或“泛民主派”的作為,所謂“反對派”尚包括那些在立法會內外鼓吹港獨的“本土派”或“自決派”及其支持者。總之,這幫人往往招搖過市、唯恐天下不亂。不管怎樣,只要不造成破壞和嚴重騷擾,起碼警察不會把他們拘捕,他們也不會受到任何法律起訴。
        顯然,上述被稱之為“反對派”或“泛民主派”者,乃因其頑固主張不支持或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香港特區政府,他們通常公開打著民主自由和“民主抗命”、“為民請命”、“維護香港價值”的幌子,實質在他們的骨子里媚外去中、反中亂港或以追求香港自決為目的。當中有些人把自己置於非“國民”的超然地位上,還把自己的同胞指駡為“Cina人”,或許他們真的持有外國護照,但萬變不離其“宗”,在洋人的眼中,他不是American Chinese,就是British Chinese,或別的什麼Chinese。這些做夢都想當外國人的“反對派”,居然在他們的腦海里十分清楚地没有要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香港特區的“意識”,自然談不上具有熱愛國家與民族的“思想”,相反,他們明里暗里對抗與妄圖顛覆中央和特區政府。
        何謂“意識”?意識就是人腦對客觀世界的反映,並對客觀世界有反作用。通俗地說,就是人對社會存在的感覺與反映。經過思維活動的意識結果昇華成為獨立的思想。而且,人的思想意識往往通過行為(積極或消極,暴力或非暴力)來表現。試看這個例子:今年某月,有一個泛民議員叫鄭松泰於立法會休會時“乘虛而入”倒插議事廳裡所有“建制派”議員桌子上的國旗和區旗,他的這一行為即刻驚動立法會,亦引起社會人士關注。應可否定,這並非他一時衝動之下的惡作劇,而是他腦裡意識的條件反射作用,因為身為代表《熱血公民》選民的他,就在他的腦海裡存在對國旗區旗所標誌的國家或地區政府的不滿和仇恨的“意識”,只是當時的環境恰如其分地給他提供了即席“反作用”的楔機,於是乎做出或發洩蓄意污辱國旗和區旗的行為。上述鄭松泰的反常行為不就說明思想意識通過行為來表現的過程嗎?
        這種與眾不同的反常意識越強,個人的思想理念也就越頑固,其行為表現也就越趨激烈起來,漸漸演化成心理“偏見”。就“反對派”或“泛民”而言,這過去廿年的政治實踐證明:由於這種“偏見”,造成他們心存疑慮和不能主動容納非英以外的管治,而動輒走上極端並與新的管治者頑抗到底。如立法會裡,眾所周知,那些激進的泛民主派議員一貫“反”字掛帥,充當“打手”,這是由他們的反常意識所決定的。所以,凡涉及中港兩地關係的議題和撥款,他們就反對得特別起勁,常常是“異口同聲、心心相印”,除了群起抨擊和詆毀之外,不是拉布就是製造流會或利用否決權,以期達到拖延或者滯礙某項議案的討論和議決,如目前在討論高鐵“一地兩檢”的議題上,他們明知理屈詞窮,亦借故多方阻撓,他們去中亂港的陰謀昭然若揭。
        還有,如此反常意識往往使他們失去理性,變得衝動難擋,有時他們的行為可能對社會造成破壞。就上述“一地兩檢”的議題,他們不是無理反對,便是無限政治化,如硬把“一地兩檢”說成是中央“割據”,極力抨擊特區出賣香港利益,並製造蠱惑人心的陰謀怪論,明理人都知道,如此謬論不值一駁!
        我想政府把有關法案提交立法會審議,不過是法案執行之前的履行程序,像這樣能促進本港經濟發展的法案,特區轄下的立法會本應大閞綠燈放行才是,而不是使該項審議受到阻撓再阻撓,難道非要令香港市民看到高鐵列車的運行時鐘停擺而快嗎?
        時至今日,這一幇出身大律師、律師以及文教衛專“精英”的議員,包括社會上一部份追隨他們的選民,甚至公務員隊伍裡的少數人,可以說他們的思想意識仍未與時并進而情願“回歸”中國,好像還處在冥冥中眷戀那個港英殖民時代,而不屑承認和正視一國兩制裡的“一國”之威嚴和權力。
        過去五年來,香港街頭所發生的一切集體騷亂,如從“反國教”的雨傘運動到因反《人大8.31決議》而起的佔領中環運動和旺角暴亂,以及因此而引起嚴重的警民衝突事件,甚至於有人擅撞解放軍兵營,桩桩無不觸目驚心!‧‧‧‧‧‧不是中央不聞不問,更不是中央不管不理,而是中央一忍再忍,没有對此起用任何國家機器進行干涉。我想那是因為也許未正式出現“港獨”思潮之前,即國家的安全未真正受到威脅之時,中央一直保持克制,對香港發生的一切問題摩擦看作是另一制裡社會的內部矛盾。同時,中央堅守“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政策原則而放手特區自行拿捏和處理,及相信特區的警力有應付上述各種問題摩擦的能力。
        然而,上述“反對派”或“泛民主派”並没有正確理解中央的善意和耐心,竟然產生與中央背道而馳的反常意識和錯覺,固執、偏激,變本加厲,把立法會變成他們反對或阻撓政府依法施政的陣地,妄圖用“內耗”拖垮香港經濟。
        在此應予他們當頭棒喝:你們的陰謀不能得逞!
        只有認清形勢,端正意識,調整思維,回歸主流社會,才是出路。

2017.11.02


 
校友信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