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建立帳戶
 
黄胜
個人網站
自我介紹
發出電郵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7 15:11
棉中香港校友会 通告 201...2017-06-03 14:04
苏北棉华中学第五届世界棉中校友...2017-05-21 05:40
「棉中网」使用守则2010-11-11 07:51
KFC: 钦福学兄, 你的中学时...2017-12-10 09:53
lang lang: 《喜讯》 作者:第15组...2017-10-08 14:04
宣传部: 福蒸学友:您好!收到您发给我的...2017-10-06 13:07
黄胜: 前些日子我在棉中网上写了一篇关...2017-06-26 03:47
宣传部: 15组萧日辉评语: 因此,必...2017-06-14 14:49
宣传部: 15组杨长勇评语: 我们那一...2017-06-14 14:47
返回
我的音乐情结 (上)作者: 黄胜

   我的音乐情结 (上)

       我的一生与音乐有缘,在人生的各个阶段,我始终离不开音乐。记得我在读小学时,隔壁是一家洋货店。有一天我看见柜台里有一把小口琴,很感兴趣。我用积攒的零用钱买了这把口琴回家,闲时就拿出来吹吹。从最简单的曲子开始练习,不久我便掌握了口琴的吹奏技巧,常常在课外时间吹吹口琴,自娱自乐。有一天,我的父亲从外地出差回来,给我带来了一把新的“国光”牌口琴,作为礼物,令我十分高兴。这把新口琴比我那把小口琴长一些,音域更宽,音色也更加好听。
       我家有两个舅舅,平时忙于工作,晚上常常和邻居打打麻将,有时也点亮两盏汽油灯,和邻居们一起到小学校的羽毛球场去打羽毛球。有一天,我的二舅买了一把小提琴回来,晚上学拉小提琴,自娱自乐。白天,他忙于工作,我就利用这个空闲时间,学拉小提琴。久而久之,我拉小提琴的熟练程度超过了他。小学校的老师知道我会拉小提琴后,曾经叫我在休学典礼上表演小提琴。我也曾在全市的游艺会上演奏小提琴节目。当然所演奏的都是一些简短的小曲子。
       上中学后,我曾从师学习过小提琴,但因故中断。我参加过棉中歌咏队,当时歌咏队的指挥是棉中第三组的学姐费曦。同时,我开始接触古典音乐,并阅读了几本介绍音乐家的传记,其中有贝多芬、柴可夫斯基和肖邦,我对古典音乐的兴趣大增。
       1951年6月,我回国升学,考进燕京大学华侨先修班,补习高中课程,准备两年后参加全国高考。在这期间,我常去参加燕大音乐系周末举办的唱片音乐欣赏晚会。先修班的戴和生同学回国时带了一把小提琴回来,我闲时便向他借来拉一拉。在一次全校的文艺晚会上,我们先修班同学参加演出了《烛光舞》,八位女同学双手各持一个碟子,碟子上点着一根蜡烛。演出时全场灯光熄灭,观众只见点点的烛光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给予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我和另一位同学给这场舞蹈表演伴奏,我拉小提琴,他弹曼陀林。
       1953年6月,我参加了全国高考,被北京大学西语系录取。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同时,还收到北大西语系办公室寄来的通知,让我提前去报到,以便参加系里接待外地新同学的工作。这是我新生活的开始,我怀着系领导对我的信任,满腔热情地投入这项工作中,我跑前跑后,热情接待从外地来的新同学。晚上我经常到新同学的寝室去串门聊天,我们很快就互相认识和了解。
开学后,班会成立,我被推选为班会的文体委员。每星期三下午举行班会活动,由我指挥大家唱歌,有时则开展各种游戏活动,以增进同学间的感情和互相了解。我还报名参加了北大合唱团。
       二年级伊始,北大管弦乐队招收新队员,我报名参加,并从乐队借到一把小提琴。当年北京举行高等院校文艺会演时,北大参加演出的节目是跳新疆舞。舞蹈队要求我们管弦乐队抽调几个人出来给他们伴奏,我是其中之一。我们管弦乐队也曾外出参加过一次演出,演奏的曲目是音乐家李焕之的《春节序曲》,可惜演奏的效果不太理想。
       到了三年级,学生会文化部要求从我们管弦乐队中抽调几个人出来组成一个小乐队,给周末舞会伴奏。小乐队的队长是陆启璇,是我们西语系德语专业二年级的同学,来自香港,曾受过正规训练,拉得一手好小提琴。因为同是一个系的,我们俩的关系很好,所以他把我也拉到小乐队去。除了我们两人拉小提琴外,还有一个拉中提琴的,一个吹黑管的和一个打鼓的,总共五个人。舞会每周六晚上七点钟开始在大饭厅举行,有时也改在小饭厅举行。后来,我们把东语系越南语专业的符伟民请来助兴,他是越南归侨,手风琴拉得很好。舞会先前是由符伟民领导的一个小乐队伴奏的,因为他们所演奏的全是外国曲子,当时中国刚刚解放不久,人们在思想上对西方的一切均采取排斥的态度,于是便有同学向学生会文化部提出批评意见,所以我们伴奏的都一律采用中国歌曲,很受同学的欢迎。符伟民很愿意跟我们合作,他还把东语系另一位会吹小号的同学也拉来,给我们小乐队的伴奏增色不少。
       四年级时,我又被抽调出来和东语系的两位同学一起负责举办周末唱片音乐欣赏晚会。经过商议后,我们决定举办贝多芬九部交响曲欣赏会,每逢周末播放一部交响曲,我负责编写有关交响曲的文字介绍,然后到校外请人有偿刻写蜡纸,回来用学生会的油印机油印出来,发给每个前来欣赏音乐的同学。学生会的广播室里收藏有很多胶木唱片,包括贝多芬的第一到第八交响曲,但没有找到第九交响曲。那怎么办呢?当时我想到了教我们英国诗歌的罗伯特·温德教授,美国人。据说他原先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法文,与闻一多相识。后来对中国的历史和文学感兴趣,应聘为清华大学教授,抗战时期随清华大学员工迁到昆明,直到抗战胜利才回到北京。1952年院系调整后,成为北京大学教授,他是个独身主义者,一个人住在一所平房里,收藏有很多胶木唱片。我单独一人到他家去说明来意,他二话不说便把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唱片借给我拿去用,从而使我们得以圆满地完成介绍贝多芬九部交响曲的工作。
       在大学学习期间,有一天我吃过晚饭后,匆忙赶到图书馆去抢占座位,准备晚自习。太阳西下,我站在阳台上,聆听室外大播音器正在播放柴可夫斯基的《徐缓如歌》,不但感觉到这首乐曲的旋律异常优美,而且感觉到大学生活多么美好。此后每当我听到这首乐曲时,就会自然而然地回想起当年在大学学习时的美好时光。
       我大学毕业刚刚参加工作时,住在集体宿舍里,业余时间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生活很单调,只能通过收音机收听广播电台的音乐节目。为了丰富业余生活,我买了一台电唱机,并从北京王府井国际书店唱片部陆续购买了不少从苏联进口的胶木唱片回来听,记得其中有贝多芬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林姆斯基-柯萨科夫的《谢赫拉查逹》(即《一千零一夜》)、勃拉姆斯的《第五号和第六号匈牙利舞曲》、白辽士的《幻想交响曲》、格林卡的《鲁斯兰与栁德米拉序曲》和《幻想圆舞曲》、约翰·斯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和《意大利随想曲》等。
       后来我参加了本单位组建的乐队。这个乐队是专门为举办舞会伴奏的,我从乐队借了一把小提琴,队长赵诚是吹小号的,拉手风琴的是周美琪,我们三人都同属一个部门;还有一位小提琴手,名叫李书城,来自对外部;吹黑管和萨克斯的队员以及鼓手都来自电务处。可惜当时正值1957年的“反右斗争”和1958年的“大跃进”时期,大家都被迫忙于参加政治运动,乐队的活动也就中断了。


​    (待续)                    


 
校友信箱
2016-07-24 10:49
黄胜
清泉学弟:《我的音乐情结》一文的下半部分已经写完,即可上传到棉中网。谢谢你的关注。
2016-07-21 02:15
清泉
黄胜学长:你写的这篇"我的音乐情结(上)"很生动有趣,美好的校園生活令人回味无穷,盼早日看到你的续篇。
返回